石壕吏改写_改写石壕吏600字

石壕吏改写

谁能帮我把《石壕吏》改写成一片记叙文啊

  • 问题补充:谁能帮我把《石壕吏》改写成一片记叙文啊
  • 1杜甫背着一个包裹,迈着沉重的步伐,正往前走着。一路上,他看见了很多逃难的人,也看到了凶神恶煞般的官兵到处抓人,心里十分沉重。夜幕降临,杜甫加快了脚步,想找户人家借宿一晚。正想着,看见前面不远处透露着微弱的光,杜甫欣喜地往那里奔去。杜甫敲了敲那扇木门,等了许久,只见一位老妇人慌张地打开了门。老妇人看见叫门的是个文弱书生,她那充满警戒的脸才稍稍松弛了一些。杜甫说:“大娘,我是洛阳人,逃难到这里,现在天色已晚,想在你家投宿一晚,请老人家行个方便。”说着还作了一揖。老妇人连忙说:“客官别见外了,只是我家条件太差,若不嫌弃,就暂且住下吧!”杜甫随老妇人走进里屋,只见她家里还有个老伴和正在给孩子喂奶的儿媳妇。一家人热情地招待杜甫,虽然没好菜好饭,但杜甫心里感觉温暖。吃罢晚饭,老妇人收拾了碗筷,一家人正跟杜甫说着战乱之苦,生活之难。突然传来“砰砰”的敲门声和“开门,开门!”的吆喝声。老妇人说:“不好,肯定是官兵抓丁来了!”急忙示意老头子翻墙而逃,接着又将杜甫藏在一个柜子的后面。敲门声和吆喝声越来越重,老妇人上前开门,只见两名官差怒发冲冠,责怪老妇人为什么迟迟不开门。看那官差凶神恶煞的样子,老妇人被吓得两腿发软,几乎要哭出声来。连忙说:“官差大人呀,我家原有三个儿子,都被捉去防守邺城了。最近小儿子来信说,两个哥哥都战死了。活着的人也只是暂且活着,死去的就永远没了。家中只有一个正在喂奶的孙子,再也没有别的男人了。有儿媳妇还在,可进进出出没一件完整的衣裙。老婆子我虽然没有多大的力气,请让我跟你们一起回营,赶快去河阳服役,还能为你们准备明天的早饭。”两位官差听老妇人说得诚恳,就依了老妇人的话,不再计较别的什么了……过了好久,一切又归于平静。老大爷已经回到家中,只见儿媳妇在低声抽泣,哀叹了几声后,劝慰儿媳妇休息……天空露出了鱼肚白,又是新的一天开始了。杜甫急着赶路,跟老大爷告别,可再也见不到热情好客的老大娘前来送行……2天灰蒙蒙的,又阴又冷。寒冷的北风似乎要把整个人吞没掉。我无精打采地骑在我那匹瘦马上,经过了一天的颠簸,终于到石壕村了。今天就在这里住下吧,我的心里这样想。我最终选择了一户人家,我轻轻地敲了敲门,只听见门里出现了一阵骚乱,忽然,有一个老头翻过了墙,向南跑去。过了一会儿,一个老妇人才慢吞吞地打开了门。我向她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她把刚刚逃走的老头叫了回来,并热情的招待了我。进了她家的大门,我忽然发现我的选择是错误的,因为这家不是一般的穷,用来招待客人的不过是一些几乎没有多少米的稀饭,何况他们平时还舍不得吃这些简单的东西。他们告诉我,自从唐军的进攻失败以来,李唐政府就在这一带实行“拉夫政策”,许多人都拿起武器,走上了战场,他们的三个儿子都在邺城防守,其中的两个儿子已经战死疆场。她不希望自己的老头去上战场,因为他年岁已高,怕是有去无回了。夜晚,一阵嘈杂声惊醒了熟睡中的我,我躺在床上,认真地听着门外局势地发展。开始,有一名成年男子的粗暴地喊声:“皇上有征兵令,每家出壮丁一名。”老头一听立刻逃走了。接着就是一阵敲门声,“快,把你们家的男人交出来。”由于我急切地想知道事态地发展,于是透过窗户看门口的动静。老妇人慌忙地去开门,还没有等她把门打开,就有人一脚把门给踹开了。原来是两名当地的差役。其中一人手拿一把大弯刀,另一人手持一根三尺木棍,个个都是凶神恶煞的样子,像是从地狱来的使者。“快,把你们家里的男人通通交出来。”其中一名差役说道。“我有三个儿子,都去镇守邺城了,一个儿子刚刚来信说自己的两个兄弟都战死了。哎!”老妇人叹着气,刚想继续说下去,被其中一名差役推倒在地。“少啰嗦,快把男人交出来,”一个差役抽出了手里的弯刀,“你这是违抗皇命,是要杀头问罪的。”老妇人慢慢地站起来,说:“我的家中已经没有别的男人了,只有一个还在吃奶的孙子,难道你们也要把他抓走吗?因为有这个孙子在,他的母亲才没有离开我们。”“你无法使我们相信,我们要进去检查一下,以证实你们家没有男人了。”两名差役对待这件事情是十分严肃的,他们不能有一丝一毫的马虎。“我们都是穷苦的人家,孩子的母亲都不敢出门,因为家里没有一件完整的衣服,怕到时候会让老爷见笑。”老妇人的语气变得很无奈。“不行,我们是一定要进去查看的,这是我们的职责。”说完,两名差役推开老妇人,想要强行闯入房间。老妇人无奈地说:“这样吧,我虽然年近七旬,但我不觉得自己很衰老,我可以和你们走,尽快到河阳去服役,以表达我的爱国之心,如果来得及,还可以为士兵准备早饭呢!”两名差役发出了奸笑:“那好吧,你们家已经没有男人了,但是你替代你们家的男人去从军,实在是精神可嘉,你迟早是会得到战功的!”看到这里,我十分想出去把老妇人拉回来,但是她的儿媳妇拉住了我,示意我现在不要出去。我就这样忍着,眼睁睁地看着老妇人就这样离开了。那两名差役依旧在挨家挨户地寻找壮丁,直到后半夜,外面的嘈杂声渐渐停止了。但我好象听到了一阵哽咽声,大概是老头回来了吧!我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激动,打开房门,一阵北风吹来,这时我才发现,门口已经有了很厚的积雪,大雪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下的。我走出房门,月亮似乎是孤单地悬挂在天空中,满天的星星不知到哪里去避难了。天空渐渐亮了,雄鸡站在山上鸣叫,鸡啼声中处处充满了悲伤。我再次骑上我的瘦马,和老头告别,我看出他一夜未眠,眼睛是红肿的。不知是雪花飘进了我的眼睛还是我也感到了悲伤,我的泪水也情不自禁地往外流。我永远记得那一天,天灰蒙蒙的,又阴又冷。
  •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联系,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联系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