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作文_怎么描写公园的大

冬天的作文

关与冬天的作文

  • 问题补充:”冬天'的作文该写些什么?
  • 冬天天冷,人心不冷。
  • 冬天作文

  • 问题补充:主要描写冬天的作文
  • 我给楼主提供三篇有关冬天的范文:范文一:换个角度看冬天内容摘要  冬天,一片衰败的景象,干枯的枝干与夏日那饱满的浓阴形成了巨大的反差;沉闷、凋谢和夏日的鸟语花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一切是悲观者对冬天的感悟。而乐观者带上透视镜,去领悟冬天展示给我们的生机,去感悟那些不为人知的生命力。  冬天,一片衰败的景象,干枯的枝干与夏日那饱满的浓阴形成了巨大的反差;沉闷、凋谢和夏日的鸟语花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一切是悲观者对冬天的感悟。而乐观者带上透视镜,去领悟冬天展示给我们的生机,去感悟那些不为人知的生命力。  在厚厚的落叶下,冰冷的泥土里,那繁密的根系依然存活着,正在努力收集着来自四面八方的能源,最大限度地储存着能量,上面的枯草是它最忠实的保护伞,为它抵御着寒冷和冰雪的袭击。  枯萎的花瓣和落地的干枝将自己最后的能量渗进泥土、传给了根部,将自己今世的生命奉献给了来年的缤纷,正所谓“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冰雪覆盖了整个大地,悄然无声。雪花放弃了自己的多姿,化作雪水为每一寸干渴的土地送去冬天最可贵的礼物。孩子们的笑声打破了雪地的宁静,五彩的棉衣是冬天最亮丽的风景。  地下的活动原来如此精彩,这一切能量的传送、生命的延续正在地下激烈地进行着;而人们只看见了它表面的衰败。换一种角度去看待冬天,它不再是休眠而是孕育新的生命;不是沉闷而是无声的生机;不是结束而是新的开始,是生命的地下延续。  换一种思维去对待身边的事物,生活不就需要我们这种思维转换吗?  像沙漠中的一眼清泉,冬天里的一缕阳光,黑夜里的一丝光明,它会给你更多的惊喜。  冬天在此,春天还会远吗?范文二:春天——温暖;夏天——炎热;秋天——凉爽;冬天——寒冷。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它们是春兰秋菊,各有千秋。虽说我喜欢温馨的春天,但是冬天也有它的特点。冬天的特点:寒冷、雪白、浪漫、幻想……秋天去了,冬天来了,它踏着雪白的脚步来了,它来到哪儿,哪里就成了粉装玉砌的世界。冬天悄然来临了,树枝被学压弯了枝头,雪摇摇欲坠;原本翠绿的大山,现在银装素裹起来了,成了“银山”,屋檐上雪化了后,滴成了冰溜子。冬天,漫天“鹅毛”飘来飘去,洒落地落下来!冬天,以最美的方式显出它的特点;冬天,是一个充满幻想的季节;是一个能让孩子们敞开心扉尽情嬉戏的美丽季节!范文三:家乡的冬天江苏省南京南京金陵中学河西分校初二(9)余昭砚我是东北人,初来南京,最不喜欢的就是南方的冬天。总觉得没有家乡的冬天那么有滋有味。这冬若是在北方,那可就别具风味了。说起家乡的冬天,那就不能不提起那满眼的冰雪。那冰雪给我们一种特殊的满足感——是的,没有雪,那还能叫冬天吗?当雪精灵飘然而至时,她们如羽毛般漫天飞舞,落在树上,房屋上,菜地上,河流上,更落在每个东北人的心上:又一个冬天来了!不到一顿饭的工夫。地上就积了一层。这时,孩子们就会欢叫着,冲出家门,跳跃奔跑在雪地里,似乎这美丽的冬天就是属于我们这些孩子的。小时侯,我总是和小伙伴一起堆雪人,打雪仗,那时力气小,堆一天也还是一堆雪,可我们仍会在雪里疯玩一天。渐渐长大了,有时我会静静地坐在窗台边,默默地看着雪簌簌地下着,看着雪慢慢地将山川大地装点成银色;有时也会走出屋子,仰起头感受雪花落在脸上的那种凉沁沁的感觉,伸出双手去接着那晶莹透剔的雪花,看着她在我手心慢慢融化。家乡的雪啊,那才叫够味!说起家乡的冬天,还不能不提起那酸菜猪肉汤。取来酸菜,搞一点肥猪肉(那瘦肉我们是不要的,肥肉也不吃,只是借味),放一点调料,一锅北方最有特色的菜就做好了。若是从前,就是一家人围坐在火炕上,喝着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酸菜汤,那才叫舒坦。现在哪,如果是在老家,我想我们一家在这个冬天,一定是坐在温暖如春的屋子里,吃着妈妈做的酸菜汤,看着窗外美丽的雪景,聊着我们喜爱的话题呢!可这南方的冬天,一没雪,二没那酸菜汤,再加上屋里又不供暖,坐在屋里瑟瑟发抖。这样一想,我更怀念我的家乡了,还有那让我魂牵梦绕的冬天了!指导教师:韦亚芹文章巧用对比,将江南的冬天与家乡的冬天给自己的感受作比较,抒发自己对家乡的怀念。而且写家乡冬天也不是面面俱到,只取两点去写,以点代面,材料的取舍恰当。
  • “慈善的冬天”这篇作文怎么写?

  • 问题补充:
  • 慈善的冬天——品读《济南的冬天》(陆军)我们都领教过“寒冬”的淫威。然而,济南虽位“在北中国”,冬天却非但没有一副严酷的面孔,反倒是那么笑容可掬,“慈善”可亲。读罢老舍的名作《济南的冬天》,印象是如此的鲜明。作者的青少年时代是在北平度过的,20年代至抗战前夜,他执教于英国伦敦大学和齐鲁大学、山东大学。北平、伦敦、济南,先后成为老舍生活之舟的三个主要停靠站。因此,他获得了评判对比的资格。“对于一个在北平住惯的人,像我,冬天要是不刮风,便觉得是奇迹;济南的冬天是没有风声的。”如果“不刮风”,便堪称“奇迹”,那么“没有风声”就应是“奇迹中的奇迹”了。作者对济南冬天“没有风声”,感受这么深切,是不难理解的。当时,作者是从雾都伦敦回到“响晴”的济南的,这就不能不在心理上形成又一个强烈的对比:“对于一个刚由伦敦回来的人,像我,冬天要能看得见日光,便觉得是怪事;济南的冬天是响晴的。”为了强调这种异常鲜明的感受,作者继而就将“热带的地方”同“北中国”的济南作了第三个对比,以热带地方日光“毒”得“叫人害怕”作反衬,突出了济南的冬天能有“温晴的天气”之可爱。至此,既有“奇迹”,又有“怪事”的济南,其暖冬的特点已经跃然纸上,未措“慈善”之辞而已见“慈善”之状。顺着“济南的冬天是温晴的”这条主线,紧扣着“山”和“水”,作品接着铺展了一幅幅淡雅的山水画。第一幅是小山摇篮图。作者先为读者勾勒了一个“理想的境界”:“一个老城,有山有水,全在天底下晒着阳光,暖和安适地睡着,只等春风来把它们唤醒。”何等恬静,静到压根儿“没有风声”;又何等明媚,全在“天”底下,真正是“响晴”。难以想像这是北中国的冬景,但这却是济南真实的冬令。“宝地”的“出奇”之处便在这里。然而,作品的“出奇”之处,却是在引出“山”之后对“山”的描摹上。在济南南面,距市中心五里有著名的千佛山,它东接佛懋山,西连南马鞍山、四里山,层峦叠翠,形成了济南的天然屏障。它们确实都是“小山”,千佛山的主峰也只有海拔285米。对这样一个地理环境,作品只用一句话就写准了:“小山整把济南围了个圈儿,只有北边缺着点口儿。”这也便是济南出现暖冬的地理原因。作品点出这个原因,用的不是学者的口吻,而是文学家新巧的比喻:“这一圈小山在冬天特别可爱,好像是把济南放在一个小摇篮里。”躺在摇篮里承受母亲的慈爱,那当然是最暖和不过的了。而况“山们”还“低声地”哼着摇篮曲呢:“你们放心吧,这儿准保暖和!”一幅“小山摇篮图”竟然蕴含着感人的脉脉温情。就凭这种体贴入微的抚爱,济南人也要不但“面上含笑”,而且心中觉得“有了着落,有了依靠”的:“因为有这样慈善的冬天,干啥还希望别的呢!”雪后初晴的美景是第二幅画面。除了风,严酷的冬天还要凭借雪来向大地施加淫威,增添寒意。然而,济南的雪一点也没有抹煞暖冬的光彩,反而把冬天的“温晴”越发显露了出来。因为那只是“小雪”,连“矮松”都罩不住,反而由于白雪的衬托显得“越发的青黑”,仅仅在它的“树尖”上才“顶着一髻儿白花”;小山也只是“山尖全白了”。如果济南不是暖冬,能见着这“最妙的”雪霁晴峦图吗?更令人击节称奇的,是小雪给大自然增添了迷人的色彩。山坡上,“有的地方雪厚点,有的地方草色还露着;这样,一道儿白,一道儿暗黄,给山们穿上一件带水纹的花衣;看着看着,这件花衣好像被风儿吹动”了。而且全白了的山尖“给蓝天镶上一道银边”,“等到快日落的时候”,竟还有“微黄的阳光斜射在山腰上”,直“羞”得薄雪“微微露出点粉色”呢!可以说,雪后的济南格外秀丽了。这真是一幅动静相间的水墨淡彩啊!文章的最后一段承接前文,在写了“山”之后,开始写“水”,从而展开了剔透玲珑的第三幅画面:空灵水晶图。济南素有“泉城”之称,所谓“家家听泉,户户插柳”。趵突泉为济南“七十二名泉”之冠,泉水平地涌出,喷涌如沸,水温恒定为18℃,所以隆冬季节,泉区依然水雾缭绕,四周的亭台楼阁都罩上一层轻纱,宛若仙境。除泉水而外,还有“四面荷花三面柳”的大明湖也是出了名的。因此,作者就借“水”来写出济南冬天的“暖和”:“那水呢,不但不结冰,倒反在绿藻上冒着点热气。”在作者笔下,这样的水岂止是有.生命的,而且是有感情的,“天儿越晴,水藻越绿,就凭这些绿的精神,水也不忍得冻上”。垂柳也人格化了:她“还要在水里照个影儿呢”!作者的手法实在巧妙,在这里他没有直接写天气的“暖和”,但是却让人感受到了温暖。这水,这绿藻,这垂柳,都楚楚可爱,你还能不说济南的冬天是“慈善”的吗?就在读者品尝这绿水垂柳,余意未尽的时候,作家的视线又转向一个更广阔的天地了:“澄清”的水同“蓝汪汪”的天浑然一体,“整个”地成了一块“空灵的蓝水晶”。这块“蓝水晶”里,还“包着红屋顶,黄草山”,一幅鲜丽的水晶图令人耳目一新,心驰神往。这样,作者就从水写到天,以至概括了整个济南,与首段那句“济南真得算个宝地”相照应,写下了珠落玉盘般的结句:“这就是冬天的济南。”一个完整的艺术形象呈现了:济南的暖冬慈善若娘亲,可爱似少女,清亮赛水晶!文章本是有情物,要让读者感动,首先要作者情真意挚。老舍对济南冬天的一往情深,处处流于笔端,溢于言表。“对于一个在北平住惯的人,像我……”用这样的句式,既写出了个人的独特感受,又显得语意恳切,为全文“一锤定音”。“请闭上眼睛想……这是不是个理想的境界?”循循善诱,一点没有强加于人的语势。“真的,济南的人们在冬天是面上含笑的。”这是流露真情,惟恐读者不信的口气。“最妙的是下点小雪呀。看吧……”以情动人,令人如同身临其境。“就是下小雪吧,济南是受不住大雪的,那些小山太秀气!”由于对济南,对娇媚得似乎弱不胜衣的小山充满着热爱,这里简直是用一种祈求的口吻了。“对,这是张小水墨画,也许是唐代的名手画的吧。”又是思索,又是猜测,又是同读者的商讨。“看吧,由澄清的河水慢慢往上看吧……”最后步入俊秀深邃的意境,也没有忘记忠实的读者。文章通篇注意阅读效果,娓娓道来,情恳辞切,犹如与不见面的读者促膝谈心一般,不时在进行着感情上的交流。这样亲切的文笔,使人们对济南“慈善”的冬天倍感亲切。这一个慈善的冬天“嘟……”门铃响了。这幢楼的门铃,出了名的大声。昨晚微高了,人还有点微醺。我警醒的看了下时间:9:42这个时间谁啊,讨厌。希望是爸妈或者是外甥。他们有钥匙,按铃只是提醒家里的人别把门反锁。希望是清扫楼道的阿姨。如果按不开这家,她会改变策略,按其他住户家。“嘟……”隔了快20秒,又响了。我放弃了。裹上长长的棉睡袍,只能待会儿接着睡了。姐姐?姐夫?还是奶奶?他们来的比较多,这个时间也整好。“喂,谁啊?”“是我。”对讲机里传来的声音苍老而沙哑。“爷爷?”酒的味道还在肚子里回旋,身上,头发上都是烟味,不过这个声音还是熟悉的。忙不迭的按下对讲机上的开关,从包里淘出钥匙,打开门。楼道的风很冷,最近一段时间,最低温度都在零下。裹着睡袍,脚踝还露着,我在门边哆嗦了半天。他蹒跚的身影终于出现在楼道。我家在二楼,但是爷爷已经80多了,几年前给他做过80大寿。走的慢是正常的。他穿的很臃肿,何况两个手都还拎了东西。我接过一个大尼龙袋,很沉,里面好象是土豆之类的东西,放到厨房。“爷爷,你怎么还站在门口啊,进来呀,拖鞋在门口。”我希望他快点进来,这样我还能睡个回笼觉。“不了,他们人呢?外甥今天在吗?“他们出去走了,你进来,等下他们就回来了。“你把这个拿进去,我也出去走走。”我又接过一个口袋,里面是一个瓶子。“那你来吃午饭吧。”“好的好的。”爷爷说完,又转身下楼了。脖子上的公交IC卡晃荡着,让我想起了读小学的外甥。我看到了穿蓝色棉袄的背影和蓝色帽子的顶消失在楼梯口。拉开及地的窗帘,寒冷冬日里的阳光是那么慈善,我把昨晚穿过的衣服拿出来晾晒,去去烟味。爷爷还在楼下,他忽然又转身想按门铃,抬头看到我在阳台,就又退了几步,说:“午饭不来吃了,我回家了。”我回厨房,打开两个口袋,一瓶雪汁,满满一袋小红薯。快到冬至了。爷爷60多岁的时候,我读初一了。我知道他在外地姑姑家那里的一个工厂看门。那次串门是我第一次单独远行。在大工厂的小小牙科诊所里,爷爷陪我补了一颗已经蛀了很久的牙。那是我第一颗半假的牙,它现在还在勤恳的工作着。爷爷70多岁的时候,我读大学了。我知道他住在我家,喜欢到处走动,喜欢和三四十岁的人打麻将。每个星期天,我总不喜欢回家,因为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爷爷80岁的时候,我工作了。我知道爷爷奶奶还在小镇的老房子里生活。而我们全家已经搬离了小镇。今天,在我工作和生活得有点微醺的时候,我不知道爷爷到底80几了,我不知道他们每天在干什么,我有半年没有回那个我生活了将近20年的小镇了。之间,爸爸妈妈还常常回去看看老人,老人也偶尔进城来看看孩子。——————————————————————————–我站在春天的门口,不住的回头.
  • 作文:广州的冬天

  • 问题补充:500字左右
  • 听到新闻里传出北京下雪了。一夜之间,纷纷扬扬,整个京城,一片雪白。从电视屏幕再看到美丽的北国雪景,又勾起我对北方的向往。这几天,随着冷空气的南下,广州连连阴雨天气。昨日和朋友在晚上十一点走在冷清,飘着夹杂着落叶的小雨的北京路,凉风袭来,带来微微寒意,感觉冬天己经真正来临。说实在话,我偏爱于冬天,试想走在一个寒风轻袭、落叶纷飞的街头,披一件风衣,内暖外凉,是多么的浪漫、别致而又富有诗意。我在广州己度过了两个冬天了。广州的冬总是在不经意中到来,让你感觉不到,以致于来不及。她悄然无声,大概总是和秋天相拥而来。广州的冬天啊,是在一两场冷雨,一两次冷空气中开始的,并且持续那么一段时间。冷冷的风,冷冷的雨,够不成寒意,但却让你为此便得添一两件衣服。她总是会在你大清早起来,推开窗门时的一阵凉风中告诉你:啊!冬天来了!也总是在你上下班漫步街头时,一阵风拂来,让你全身为之一颤:啊!冬天来了。广州的冬不会给你意外的惊喜,她没有缤纷美丽的雪花,只有那阴冷的雨天;也不会让你清涕横流,而穿成一个棉花包似的。但会提醒你不能再穿一件单衣走在街头了。轻轻的咳嗽是她对你最为体贴的问候。广州的冬天,如果你不去认真感受,如果你不够细腻,你是看不到她的,她会从你的身边悄悄的溜走,给你留下早晨蒙蒙的雾气,似薄纱在眼前掠过一样,一瞬即逝。我爱在这个日子里走在熟悉的街头,踏着飘落的紫色花瓣、枯叶。虽然不能感受“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气象;虽然没有那么浪漫、别致而又富有诗意,但我依然钟爱广州的冬天。广州的冬天像画水彩画时那浅淡的一小笔,极具韵味。有如此之感,是我己把自成已溶入到这个都市了吧!希望我的回答能帮助你!
  • 冬天的作文(新鲜的!!!!!!)

  • 问题补充:作文
  • 《2008年的冬天》2008年对中国是一个喜忧参半的年份,用温总理的话是“大喜大悲的一年”。我们确实创造奥运史上的奇迹,也连续遭遇了许多困难。汶川大地震不仅仅是天灾,也是数十年来追求肤浅表面忽略质量的人祸。毒牛奶事件不仅仅是人祸,更是数十年来片面追求利益,商业道德沦陷的佐证。房产低迷不仅仅是泡沫破灭的佐证,更是数十年来强调数字、指标而忽视民生的社会反馈。2008,中国进入一个全民反思的阶段。未来的几年内,我们毫无疑问要面对传统经济,尤其是制造业的大衰退。整体经济环境的转冷,会逐步蔓延到更多行业、更多人群。冬天很近……但不是一件坏事。我这个——年代出生的人,往往经历过无忧无虑的童年;在这一年里我的感受(或者我经历的一件事情)如果我们愿意,如果我们可以……春天也许也不远。你没有说明自己的年龄,或者是小学、初中、高中、大学阶段,所以不好根据你的实际情况展开。见谅!
  • 冬天太阳的作文怎么写

  • 问题补充:
  • 四周还是静悄悄的,天空一片灰蓝色,整个大地还沉睡着。突然,山和天相连的地方散布着一丝红霞,红霞的范围不断地伸展和扩张。过了一会儿,太阳的一小半终于出现在眼前了。他像一个戴着红帽子的小孩,一步一步地慢慢向上爬。虽然速度很缓慢,但还是爬上了山岗。太阳越升越高,射出万道金黄色的光芒,浮在半空中的几片白云,霎时间被镀上了一层灿烂的金边,然后又被染成玫瑰色。与此同时,东边的半边天被染红了,就像一大匹发亮的缎子。阳光随着太阳的升起穿过树梢,照射着一小块一小块林间草地。大树上的露水宛如一颗晶莹透亮的珍珠,被阳光这么一照,立即蒸发消失了。
  • 写一篇有关冬天的作文

  • 问题补充:
  • 冬天,你不要砍树在我9岁那年冬天,爸爸带我到北方阿拉斯的城郊,和爷爷一起过圣诞———在那里爷爷有一个小小的农场。一天,我在玩耍时发现屋前的几棵无花果树中有一棵已经死了:树皮有的已剥落,枝干也不再呈暗青色,而是完全枯黄了。我稍一碰就“叭嗒”一声折断了一枝。于是我对爷爷说:“爷爷,那棵树早就死了,把它砍了吧!我们再种一棵。”可是爷爷不答应。他说:“也许它的确是不行了。但是过冬之后可能还会萌芽抽枝的———说不定它正在养精蓄锐呢!记住,孩子!冬天,你不要砍树。”正不出我爷爷所料,第二年春天,这棵显然已经死了的无花果树居然真的重新萌生新芽,和其他的树一样感受到了春天的来临,真正死去的只是几根枝丫。到了夏天,整棵树看上去跟它的伙伴并没啥差别,都枝繁叶茂、绿荫宜人了。成年以后,我当了小学教师,在二十多年的教学生涯中也不止一次地遇到类似的情形。那个总是连字母也背不全的口吃者皮埃尔,现在竟成了一位小有名气的律师;而当年那位最淘气、成绩最差的巴斯克男孩,后来成了大学的优等生,而今更是一家拥有巨额资产的公司的副总裁了。更值得一提的是我的小儿子布朗。他幼时不幸患了小儿麻痹症,几成废人。可是我记住爷爷的话,不放弃对他的希望,也一直鼓励他不要灰心丧气———而今他也成功地读完了大学课程,担任了公共图书馆的一名管理员。要知道,布朗只有左手的三个手指能动弹,提起手来扶一扶鼻梁上的眼镜也十分困难!回想起来,只要我们不轻易放弃,凡事都有转机的可能。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我自己也不时遇到过让人沮丧伤怀的事儿,但是爷爷的教诲却每每给我以鼓励(尽管那个农场早已易主,听说还成了工厂区,而爷爷也作古多年了),让我看到冬天以后的情景,从而顺利地渡过了一个又一个家庭和事业上的危机。、江南的冬景  凡在北国过过冬天的人,总都道围炉煮茗,或吃煊羊肉,剥花生米,饮白干的滋味。而有地炉,暖炕等设备的人家,不管它门外面是雪深几尺,或风大若雷,而躲在屋里过活的两三个月的生活,却是一年之中最有劲的一段蛰居异境;老年人不必说,就是顶喜欢活动的小孩子们,总也是个个在怀恋的,因为当这中间,有的萝卜,雅儿梨等水果的闲食,还有大年夜,正月初一元宵等热闹的节期。  但在江南,可又不同;冬至过后,大江以南的树叶,也不至于脱尽。寒风─—西北风─—间或吹来,至多也不过冷了一日两日。到得灰云扫尽,落叶满街,晨霜白得象黑女脸上的脂粉似的清早,太阳一上屋檐,鸟雀便又在吱叫,泥地里便又放出水蒸气来,老翁小孩就又可以上门前的隙地里去坐着曝背谈天,营屋外的生涯了;这一种江南的冬景,岂不也可爱得很么?  我生长江南,儿时所受的江南冬日的印象,铭刻特深;虽则渐入中年,又爱上了晚秋,以为秋天正是读读书,写写字的人的最惠节季,但对于江南的冬景,总觉得是可以抵得过北方夏夜的一种特殊情调,说得摩登些,便是一种明朗的情调。  我也曾到过闽粤,在那里过冬天,和暖原极和暖,有时候到了阴历的年边,说不定还不得不拿出纱衫来着;走过野人的篱落,更还看得见许多杂七杂八的秋花!一番阵雨雷鸣过后,凉冷一点;至多也只好换上一件夹衣,在闽粤之间,皮袍棉袄是绝对用不着的;这一种极南的气候异状,并不是我所说的江南的冬景,只能叫它作南国的长春,是春或秋的延长。  江南的地质丰腴而润泽,所以含得住热气,养得住植物;因而长江一带,芦花可以到冬至而不败,红时也有时候会保持得三个月以上的生命。象钱塘江两岸的乌桕树,则红叶落后,还有雪白的桕子着在枝头,一点—丛,用照相机照将出来,可以乱梅花之真。草色顶多成了赭色,根边总带点绿意,非但野火烧不尽,就是寒风也吹不倒的。若遇到风和日暖的午后,你一个人肯上冬郊去走走,则青天碧落之下,你不但感不到岁时的肃杀,并且还可以饱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含蓄在那里的生气;“若是冬天来了,春天也总马上会来”的诗人的名句,只有在江南的山野里,最容易体会得出。  说起了寒郊的散步,实在是江南的冬日,所给与江南居住者的一种特异的恩惠;在北方的冰天雪地里生长的人,是终他的一生,也决不会有享受这一种清福的机会的。我不知道德国的冬天,比起我们江浙来如何,但从许多作家的喜欢以Spaziergang一字来做他们的创造题目的一点看来,大约是德国南部地方,四季的变迁,总也和我们的江南差仿不多。譬如说十九世纪的那位乡土诗人洛在格(PeterRosegger1843—1918)罢,他用这一个“散步”做题目的文章尤其写得多,而所写的情形,却又是大半可以拿到中国江浙的山区地方来适用的。  江南河港交流,且又地滨大海,湖沼特多,故空气里时含水分;到得冬天,不时也会下着微雨,而这微雨寒村里的冬霖景象,又是一种说不出的悠闲境界。你试想想,秋收过后,河流边三五家人家会聚在一道的一个小村子里,门对长桥,窗临远阜,这中间又多是树枝槎丫的杂木树林;在这一幅冬日农村的图上,再洒上一层细得同粉也似的白雨,加上一层淡得几不成墨的背景,你说还够不够悠闲?若再要点景致进去,则门前可以泊一只乌篷小船,茅屋里可以添几个喧哗的酒客,天垂暮了,还可以加一味红黄,在茅屋窗中画上一圈暗示着灯光的月晕。人到了这一个境界,自然会得胸襟洒脱起来,终至于得失俱亡,死生不同了;我们总该还记得唐朝那位诗人做的“暮雨潇潇江上树”的一首绝句罢?诗人到此,连对绿林豪客都客气起来了,这不是江南冬景的迷人又是什么?  一提到雨,也就必然的要想到雪:“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自然是江南日暮的雪景。“寒沙梅影路,微雪酒香村”,则雪月梅的冬宵三友,会合在一道,在调戏酒姑娘了。“柴门村犬吠,风雪夜归人”,是江南雪夜,更深人静后的景况。“前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又到了第二天的早晨,和狗一样喜欢弄雪的村童来报告村景了。诗人的诗句,也许不尽是在江南所写,而做这几句诗的诗人,也许不尽是江南人,但假了这几句诗来描写江南的雪景,岂不直截了当,比我这一枝愚劣的笔所写的散文更美丽得多?  有几年,在江南,在江南也许会没有雨没有雪的过一个冬,到了春间阴历的正月底或二月初再冷一冷下一点春雪的;去年(一九三四)的冬天是如此,今年的冬天恐怕也不得不然,以节气推算起来,大约太冷的日子,将在一九三六年的二月尽头,最多也总不过是七八天的样子。象这样的冬天,乡下人叫作旱冬,对于麦的收成或者好些,但是人口却要受到损伤;旱得久了,白喉,流行性感冒等疾病自然容易上身,可是想恣意享受江南的冬景的人,在这一种冬天,倒只会得到快活一点,因为晴和的日子多了,上郊外去闲步逍遥的机会自然也多;日本人叫作Hi-king,德国人叫作Spaziergang狂者,所最欢迎的也就是这样的冬天。  窗外的天气晴朗得象晚秋一样;晴空的高爽,日光的洋溢,引诱得使你在房间里坐不住,空言不如实践,这一种无聊的杂文,我也不再想写下去了,还是拿起手杖,搁下纸笔,上湖上散散步罢!当冬天遇到夏天在冬的国度,诞生了一个孩子,叫雪儿。日子一天天过去,雪儿一天天的长大,她知道了许多事情。她也知道除了冬,还有一个夏的国度。传说,那里有一种颜色,叫绿色。这一年,冬的子民又在准备夏眠了。雪儿正在询问妈妈关于“夏”的事,雪儿的好朋友,与她同一天出生的霜儿来找她。她说:“你不要傻了,冬的子民是不可能见到夏的。”妈妈也说:“霜儿说的对,冬的子民是不可能见到夏的,你不要再想了。”雪儿没有点头。夏眠的日子来临了。雪儿和妈妈带着准备好的粮食,来到她们被分配好的房间,也见到了霜儿。雪儿坐下来,看这里的人忙忙碌碌,她突然发现,在这里只有一种颜色——白色。房间是白的,食物是白的,被子是白的,霜儿送的围巾是白的,每个人的头发也是白的……雪儿第一次感到受不了这种白色,她现在无比渴望见到“绿”。雪儿就这样不顾一切地跳出窗口,没有听到霜儿在身后哭喊:“雪儿,你这样会死的!”雪儿坐在树杈上,静静的等着“夏”的到来。可这一年的冬天似乎特别长,迟迟不愿离去。雪儿的头发都长到脚跟了。她终于枕着树枝睡着了。朦胧中,似乎有人在叫她,“嗨,我怎么没有见过你。你是谁?从哪儿来的?”雪儿艰难地睁开眼。看到一种不是白的颜色。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绿了吧。那个有着绿色长发、穿着绿色长裙的夏的子民,眨巴着清澈的翠绿色的眼睛,关切地看着她,伸手扶她。雪儿满意的笑了,把手递给她。夏的子民疑惑地说:“你很热吗?怎么流了这么多的汗?”又突然发现,雪儿不是在出汗,是在融化。这一年,雪儿没有回去。第二年,霜儿出来找雪儿,也没有回去。于是,在冬和夏之间,有了春和秋。
  •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联系,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联系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