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记忆可以移植_如果记忆可以移植作文

假如记忆可以移植

假如记忆可以移植

  • 问题补充:假如记忆可以移植
  • 术移植记忆,让瘫痪少年站起来2006年9月,卡尔特将特制的“帽子”给杰克戴上,让他心无旁鹜地做走;跑;跳;滚等基本动作,接着做扭摆;跨步;拳击;滑板;骑车等复杂运动,最后让杰克做自由体操;平衡木等高难度动作。这时,超级计算机通过“帽子”,接收到信号后不断地将杰克的脑脉冲转化成数字信号,储存在电脑里。当比特被推进了医科大学手术室被麻醉后,卡尔特通过扫描确定了他大脑接受记忆移植的不同区域,然后将世界最轻巧的精细微电极推进器安装在比特的头部,电极推进器中共有96根微电极,微电极分成两组在电脑的控制下分别精确地刺入了比特大脑左右脑的运动皮层和感觉皮层。当电脑将数字信号进行转化时,随着仪表上的波段闪烁,杰克的运动记忆被电脑还原成有一个个脉冲信号慢慢地输入了比特的脑部。三个小时之后,全部数据“复制移植”完毕,而比特的脑部脉冲信号明显地加剧了。当比特醒来后,卡尔特教授微笑着说;“比特,来,坐起来!“比特没有多想,竟然一下子坐了起来,然后站起来就想走!可由于比特已经一年没有走过路了,肌肉严重萎缩,它根本迈不动脚步。大家异常惊喜,连忙搀扶着他,比特这才连走了几步!一周后,比特经过恢复训练,已经不用搀扶可以自由行走了。一月后,比特几乎恢复了所有的运动,甚至可以打篮球。经过卡尔特的复测,发现比特的脑神经细胞已经完全掌控了全身的运动”指挥权“了。然而,比特的行为却打上了杰克的烙印。他恢复后却常常不由自主走向体操馆,直到父母多次提醒,加上不断自我提醒,它才淡忘了去体操馆的路线。有一次他在健身房听到音乐,突然不由自主地跳出了几个拉丁舞动作,同学们都很惊讶,比特原本不会拉丁舞,还有一次,比特莫名其妙地走到了一座陌生的公寓前,后来它得知杰克经常去那里找他的女友,幸好他的记忆里没有杰克女朋友的影子,否则闹出笑话来。比特终于告别了瘫痪恢复运动,但卡尔特并没有开心的笑容,由于研究的缺陷和技术的有限,手术将一些“附属品”,如杰克的拉丁舞等也一并移植给了比特,这就提出了一个严肃的问题,稍有不慎,就会将一个人的隐私;信念;嗜好也一并移植,给移植双方带来痛苦。因此,卡尔特想,在研究水平没有达到新的突破之前,他决定不再做此类手术。消息传开,科学家们纷纷猜想,如果将一名学识渊博的成年人的记忆移植到了一个小孩大脑中,那么小孩是不是就可以不再接受教育呢?另外,一个人如果克隆了自己,再将自己所有的记忆;知识移植进大脑,那一个人不是可以永远“转世“,长生不老了吗?卡尔特感到还需要继续努力,他希望自己的成果将更有效地造福全人类!
  • 请以“假如记忆可以移植”为题写一篇作文,要快

  • 问题补充:请以“假如记忆可以移植”为题写一篇作文,要快
  • <1>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就要实现我的愿望。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希望可以把被世人称为“圆舞曲的国王”的约翰·施特劳施所谱写和演奏过的曲目一清二楚、过目不忘,让我全身上下都充满音乐细胞,随时随地都能演奏出一首令人陶醉的乐曲。既然约翰·施特劳施能成为萨尔茨堡的骄傲,我为什么不能成为昭平的骄傲呢?说不定有朝一日我还真的成为一位举世闻名的钢琴家,技艺卓越、饮誉天下呢!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希望可以把明代著名的旅行家徐客霞的记忆移植到我的脑子里。这样一来,我就不用费吹灰之力就可以痛痛快快地游览了祖国的大好河山一番,而且还能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嗬,那该多好啊!我还可以把当时游览过程和沿途风景写成一本书,让人们既不用父母陪伴,又不用参加集体旅游,做一次特殊的旅游–书上旅游,一次性地大饱眼福,对祖国的山山水水了如指掌。对了,我还可以在2008年为到北京参加旅游的外国人做导游呢!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希望可以把春秋末期著名的思想家,教育家和儒家学派创始人孔子的记忆移植到我的脑子里。这样一来,我对所有“拦路虎”都可以迎刃而解;在考试前也不必绞尽脑汁地死记硬背;考试时也不用抓耳挠腮的冥思苦想了;写作文时也不会生搬硬套、千篇一律。在学习上更胜人一筹,说不定在不久的将来我还会想孔子一样成为一个满肚子墨水的大教育家呢!到时肯定会让你刮目相看。假如记忆可以移植,那该多好啊!<2>写下这个文题,感觉和“假如中了头奖彩票”差不离,细细想来,倒也有些不同。显然地,“记忆”是属于意识范畴的,而“钞票”则是名副其实地归属于物质生活的。唉呦,这敢情咱们连意识如此飘渺、玄乎的东西都可以被移植啦,那那句广告词不是得改成“今年送礼都不收,要收就收那记忆。”哈哈,这还了得,简直太荒谬了嘛。当然,荒不荒谬不是我们今天所要讨论的,何况没准咱们的子孙后代对此司空见惯,我们这些古董观念都应当扔进历史的垃圾堆里也不一定呐。还是回到“假如”上来吧。说是“假如”,就不去探究它的可能性了,啊,其实多利也已预示着这一课题必将在不久的将来得以实现;也不去探究它的正确性,可不,马克思“物质决定意识”伟大论断在这一项目攻克后就自然不攻自破了;更不去探究它的伦理性,否则,我不就成了克隆“克隆”的嘛?!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首先就将那些个老师脑里有关学科的部分移植入学生的脑中,这样,历史、地理课文,语文的古诗名言警句,数理化概念公式通通可以“信手拈来”,随意取用,说不定,考试的时候,不经大脑思考就可以写下答案,因为老师的记忆存库里已经保存了种种题型。哎呀,美哉美哉。咱们宝贵的时间终于不用泡在题海和无止境的背诵上啦,终于可以用来做自己有兴趣的事了。呀,这不整个一个“素质教育”嘛,想不到要靠移植老师的记忆才能得以实现,那可真是不知何年何月的事啊!噢,哭我们的“素质教育”。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一定将许多年前希望工程上那个大眼妹妹的照片植入那些滥用公款和浪费奢侈的国人脑中。看到报载有电视台综艺节目里,主持人竟让游戏者闭着眼睛将蛋糕上的水果咬出来,游戏者弄得满脸五花,观众击掌雀跃。且不论这么做有多么低级趣味,多么媚俗,只说浪费蛋糕一事。当然,那被糟蹋的区区几只蛋糕是及不上每年公款吃喝所损失的几个亿。然而,可想,咱们的希望工程并没有结束,救助失学儿童不是从口袋里捞十块、二十块就可以一劳永逸的事。不要让它在国人的挥霍中不了了之,不要在国人的未富先奢的风气中流产。恐怕,贫困灾区的孩子们打小连什么是鲜奶蛋糕都闻所未闻。想来,如果他们看见这档节目,也一定会有我今天对“记忆可以移植”所感到的荒谬吧。噢,哭我们的“希望工程”。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还要把对马丁?路德金演讲“我有一个梦想”的记忆植入克林顿的脑中。他,竟然一边信誓旦旦地大唱“民权民主”,一边视他国的人民如粪土;残忍地轰炸手无寸铁的贝尔格莱德普通居民,没有人性地将炮火蔓延到我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多少无辜的生命被他的无耻扼杀。这哪里是马丁所渴望的世界和平,没有种族,宗教,国界的博爱,简直就是没有种族,宗教,国界的“三光”政策。如此血腥,如此禽兽的行为竟然是一个世界第一强国的领袖做出来的事。我不禁瞠目,怀疑克林顿先生是否学过连中国学生都耳熟能详的“我有一个梦想”。我猜是没有,那么恳请科学家将它植入克先生脑中。噢,哭他的“民权民主”。假如记忆可以移植……然而,这一切又怎能算是记忆。不是吗,素质教育的提倡已不是一年两年的事,自打我小学时就已提出,实施来实施去,到了我高三也没见个起色;希望工程更别提了,多少因家境贫困辍学的孩子就在我们的周围,哪里用得着动用移植记忆如此高技术的手段;至于,克先生所标榜的“民权民主”,估计就是植入了“我有一个梦想”,也只能说是我有一个梦想了吧。那么,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们该移植什么记忆呢?噢,哭它的“移植记忆”。<3>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要将自己与朋友间发生的一切不快统统抹去,重新植入我们手挽手、肩并肩欢歌笑语的日子。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要将我的任性从父母的脑海中轻轻擦去,然后将我的孝顺、听话与无尽的爱重新移入父母的脑海,让他们的脸庞永远绽开舒心的微笑。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要将充满欢乐的童年时光植入贫困山区孩子们的脑海中,让他们不再因儿时贫苦而带来的伤痛难以开怀,取而代之的则是甜蜜、幸福的童年和对未来充满希望的企盼。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要将一个充满温馨与爱的家庭移入孤寡老人的脑海,让他们不再因子女的不孝、冷漠而郁郁寡欢;让他们不再因老伴的离去而黯然神伤;让他们不再因孤独而沉默寡言。我要让美好的回忆陪伴他们度过余生。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要将五彩斑斓的世界移入盲人的脑海;我要将美妙动听的音乐移入双耳失聪的人的记忆,我要将一切鄙视与不屑永远移出全世界残疾人的记忆,而把一份同情与关爱轻轻地放入他们的脑海,让他们的唇边开放微笑的花朵。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要将恐惧与炸弹永远移出南斯拉夫人的记忆!让他们不再因亲人的失去、家庭的破碎而悲伤,不再因国家的支离破碎而失去对未来的期望,不再因那血淋淋的残景、那被大火烧焦的残垣断壁而永远留下一个永不愈合的伤口!我要将北约的炸弹从他们的脑海中抹去,还给南斯拉夫人民往昔美丽、宁静的国家的回忆。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要将和平移入一切遭受过苦难的人民的记忆,要将践踏和平的观念永永远远移出那些“战争狂人”的记忆,让我们共同留下对过去和平生活的美好回忆和对未来和平生活的无尽向往吧!让我们—全世界不同肤色的人民团结起来,为创造和平而不懈努力!假如记忆可以移植……假如记忆可以移植III人生一世,斗转星移,眼前景物一一散尽,唯有那些美好的记忆,徜徉留连,亘古不衰。代题记曾经幻想,如果有那么一天,人们的记忆真的可以复制,可以移植,可以播撒,可以传送,那么,我们的生活将会丰富许多。珍存在脑海中的记忆将交织成一幅壮美的人生风景。假如,哪怕是假如呢?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会毫不犹豫地移植钱钟书先生的大脑。平日闭上眼睛便可以畅游于智者的天国,感受那布泽于周身的书卷气息。从柏拉图到里尔克,从庄周到王夫之,我将一一叩问他们的心灵,整理他们岁月留下的思绪。我将向屈原那样仰天呼唤真理的回报,以充盈的智慧和学识关爱每一个人。当然,我的记忆可能趟过时间的界河,去探访七十年前的清华园,想象那份槛外山光,那片窗中云影。来去澹荡,独自回味诵读诗卷、挥毫疾书的潇洒与恬逸。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将装上独行者余纯顺的头颅。跟着时间奔跑,回到那沟壑丛生的黄土地,回到那风沙刻骨的戈壁滩,去看看草原上的牧马,去欣赏沙漠中的驼铃。去寻找暗红色的夕照,去拥抱狂哮曲折的雅鲁藏布。夜阑人静,我可以提着孤灯,去凭眼前瞻:罗布泊的神秘,你竟在何方?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将取出邵云环的思绪,去到那战火纷飞的贝尔格莱德感受真正意义上的残酷,耳边是连续不断的炸弹爆炸巨响;眼前是又一片仍然升腾着烟尘的废墟。不远处的老伯匍匐走来,指着断腿向我控诉;一个小女孩拉着我的衣角,张着泪汪汪的眼睛,问我带没带面包……当警报暂时解除的时候,我躲在大使馆二层,用586电脑传递着良知,战胜荒谬,去克服暴力和死亡……也许真的可以做到,我们需要“假如”的太多了。但惟此记忆,则最为绚烂、弥足珍贵。生命只有一次,但当我们的心脏即将停止跳动的那一刹那,我们能留给这个世界的,还有什么?这被移植的记忆,是薪火,它拥有代代相传,世纪相送的魅力和魔力;将你的生命、我的经历维系在一起。这被移植的记忆,是史籍,它拥有浩瀚博大,千姿百态的内涵和底蕴;将先人的思考、今人的责任相约在一处。这被移植的记忆,是生命的继续:它拥有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联系和脉搏。将曾经的沧海、今朝的桑田贯通融会,互相偎依。假如记忆可以移植,生命将会创造奇迹,生活的色彩将更加绚丽。人代冥灭,清音独远,倘使苍天仍在,生命的延续和继承便永远不息。假如记忆可以移植—真的可以吗?我虔诚地等待,以科学和希望的名义。
  • 请以“假如记忆可以移植”为题写一篇作文,

  • 问题补充:请以“假如记忆可以移植”为题写一篇作文,
  • 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就要实现我的愿望.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希望可以把被世人称为“圆舞曲的国王”的约翰·施特劳施所谱写和演奏过的曲目一清二楚、过目不忘,让我全身上下都充满音乐细胞,随时随地都能演奏出一首令人陶醉的乐曲.既然约翰·施特劳施能成为萨尔茨堡的骄傲,我为什么不能成为昭平的骄傲呢?说不定有朝一日我还真的成为一位举世闻名的钢琴家,技艺卓越、饮誉天下呢!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希望可以把明代著名的旅行家徐客霞的记忆移植到我的脑子里.这样一来,我就不用费吹灰之力就可以痛痛快快地游览了祖国的大好河山一番,而且还能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嗬,那该多好啊!我还可以把当时游览过程和沿途风景写成一本书,让人们既不用父母陪伴,又不用参加集体旅游,做一次特殊的旅游——书上旅游,一次性地大饱眼福,对祖国的山山水水了如指掌.对了,我还可以在2008年为到北京参加旅游的外国人做导游呢!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希望可以把春秋末期著名的思想家,教育家和儒家学派创始人孔子的记忆移植到我的脑子里.这样一来,我对所有“拦路虎”都可以迎刃而解;在考试前也不必绞尽脑汁地死记硬背;考试时也不用抓耳挠腮的冥思苦想了;写作文时也不会生搬硬套、千篇一律.在学习上更胜人一筹,说不定在不久的将来我还会想孔子一样成为一个满肚子墨水的大教育家呢!到时肯定会让你刮目相看.假如记忆可以移植,那该多好啊!写下这个文题,感觉和“假如中了头奖彩票”差不离,细细想来,倒也有些不同.显然地,“记忆”是属于意识范畴的,而“钞票”则是名副其实地归属于物质生活的.唉呦,这敢情咱们连意识如此飘渺、玄乎的东西都可以被移植啦,那那句广告词不是得改成“今年送礼都不收,要收就收那记忆.”哈哈,这还了得,简直太荒谬了嘛.当然,荒不荒谬不是我们今天所要讨论的,何况没准咱们的子孙后代对此司空见惯,我们这些古董观念都应当扔进历史的垃圾堆里也不一定呐.还是回到“假如”上来吧.说是“假如”,就不去探究它的可能性了,啊,其实多利也已预示着这一课题必将在不久的将来得以实现;也不去探究它的正确性,可不,马克思“物质决定意识”伟大论断在这一项目攻克后就自然不攻自破了;更不去探究它的伦理性,否则,我不就成了克隆“克隆”的嘛?!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首先就将那些个老师脑里有关学科的部分移植入学生的脑中,这样,历史、地理课文,语文的古诗名言警句,数理化概念公式通通可以“信手拈来”,随意取用,说不定,考试的时候,不经大脑思考就可以写下答案,因为老师的记忆存库里已经保存了种种题型.哎呀,美哉美哉.咱们宝贵的时间终于不用泡在题海和无止境的背诵上啦,终于可以用来做自己有兴趣的事了.呀,这不整个一个“素质教育”嘛,想不到要靠移植老师的记忆才能得以实现,那可真是不知何年何月的事啊!噢,哭我们的“素质教育”.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一定将许多年前希望工程上那个大眼妹妹的照片植入那些滥用公款和浪费奢侈的国人脑中.看到报载有电视台综艺节目里,主持人竟让游戏者闭着眼睛将蛋糕上的水果咬出来,游戏者弄得满脸五花,观众击掌雀跃.且不论这么做有多么低级趣味,多么媚俗,只说浪费蛋糕一事.当然,那被糟蹋的区区几只蛋糕是及不上每年公款吃喝所损失的几个亿.然而,可想,咱们的希望工程并没有结束,救助失学儿童不是从口袋里捞十块、二十块就可以一劳永逸的事.不要让它在国人的挥霍中不了了之,不要在国人的未富先奢的风气中流产.恐怕,贫困灾区的孩子们打小连什么是鲜奶蛋糕都闻所未闻.想来,如果他们看见这档节目,也一定会有我今天对“记忆可以移植”所感到的荒谬吧.噢,哭我们的“希望工程”.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还要把对马丁?路德金演讲“我有一个梦想”的记忆植入克林顿的脑中.他,竟然一边信誓旦旦地大唱“民权民主”,一边视他国的人民如粪土;残忍地轰炸手无寸铁的贝尔格莱德普通居民,没有人性地将炮火蔓延到我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多少无辜的生命被他的无耻扼杀.这哪里是马丁所渴望的世界和平,没有种族,宗教,国界的博爱,简直就是没有种族,宗教,国界的“三光”政策.如此血腥,如此禽兽的行为竟然是一个世界第一强国的领袖做出来的事.我不禁瞠目,怀疑克林顿先生是否学过连中国学生都耳熟能详的“我有一个梦想”.我猜是没有,那么恳请科学家将它植入克先生脑中.噢,哭他的“民权民主”.假如记忆可以移植……然而,这一切又怎能算是记忆.不是吗,素质教育的提倡已不是一年两年的事,自打我小学时就已提出,实施来实施去,到了我高三也没见个起色;希望工程更别提了,多少因家境贫困辍学的孩子就在我们的周围,哪里用得着动用移植记忆如此高技术的手段;至于,克先生所标榜的“民权民主”,估计就是植入了“我有一个梦想”,也只能说是我有一个梦想了吧.那么,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们该移植什么记忆呢?噢,哭它的“移植记忆”.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要将自己与朋友间发生的一切不快统统抹去,重新植入我们手挽手、肩并肩欢歌笑语的日子.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要将我的任性从父母的脑海中轻轻擦去,然后将我的孝顺、听话与无尽的爱重新移入父母的脑海,让他们的脸庞永远绽开舒心的微笑.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要将充满欢乐的童年时光植入贫困山区孩子们的脑海中,让他们不再因儿时贫苦而带来的伤痛难以开怀,取而代之的则是甜蜜、幸福的童年和对未来充满希望的企盼.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要将一个充满温馨与爱的家庭移入孤寡老人的脑海,让他们不再因子女的不孝、冷漠而郁郁寡欢;让他们不再因老伴的离去而黯然神伤;让他们不再因孤独而沉默寡言.我要让美好的回忆陪伴他们度过余生.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要将五彩斑斓的世界移入盲人的脑海;我要将美妙动听的音乐移入双耳失聪的人的记忆,我要将一切鄙视与不屑永远移出全世界残疾人的记忆,而把一份同情与关爱轻轻地放入他们的脑海,让他们的唇边开放微笑的花朵.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要将恐惧与炸弹永远移出南斯拉夫人的记忆!让他们不再因亲人的失去、家庭的破碎而悲伤,不再因国家的支离破碎而失去对未来的期望,不再因那血淋淋的残景、那被大火烧焦的残垣断壁而永远留下一个永不愈合的伤口!我要将北约的炸弹从他们的脑海中抹去,还给南斯拉夫人民往昔美丽、宁静的国家的回忆.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要将和平移入一切遭受过苦难的人民的记忆,要将践踏和平的观念永永远远移出那些“战争狂人”的记忆,让我们共同留下对过去和平生活的美好回忆和对未来和平生活的无尽向往吧!让我们———全世界不同肤色的人民团结起来,为创造和平而不懈努力!假如记忆可以移植……假如记忆可以移植III人生一世,斗转星移,眼前景物一一散尽,唯有那些美好的记忆,徜徉留连,亘古不衰.代题记曾经幻想,如果有那么一天,人们的记忆真的可以复制,可以移植,可以播撒,可以传送,那么,我们的生活将会丰富许多.珍存在脑海中的记忆将交织成一幅壮美的人生风景.假如,哪怕是假如呢?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会毫不犹豫地移植钱钟书先生的大脑.平日闭上眼睛便可以畅游于智者的天国,感受那布泽于周身的书卷气息.从柏拉图到里尔克,从庄周到王夫之,我将一一叩问他们的心灵,整理他们岁月留下的思绪.我将向屈原那样仰天呼唤真理的回报,以充盈的智慧和学识关爱每一个人.当然,我的记忆可能趟过时间的界河,去探访七十年前的清华园,想象那份槛外山光,那片窗中云影.来去澹荡,独自回味诵读诗卷、挥毫疾书的潇洒与恬逸.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将装上独行者余纯顺的头颅.跟着时间奔跑,回到那沟壑丛生的黄土地,回到那风沙刻骨的戈壁滩,去看看草原上的牧马,去欣赏沙漠中的驼铃.去寻找暗红色的夕照,去拥抱狂哮曲折的雅鲁藏布.夜阑人静,我可以提着孤灯,去凭眼前瞻:罗布泊的神秘,你竟在何方?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将取出邵云环的思绪,去到那战火纷飞的贝尔格莱德感受真正意义上的残酷,耳边是连续不断的炸弹爆炸巨响;眼前是又一片仍然升腾着烟尘的废墟.不远处的老伯匍匐走来,指着断腿向我控诉;一个小女孩拉着我的衣角,张着泪汪汪的眼睛,问我带没带面包……当警报暂时解除的时候,我躲在大使馆二层,用586电脑传递着良知,战胜荒谬,去克服暴力和死亡……也许真的可以做到,我们需要“假如”的太多了.但惟此记忆,则最为绚烂、弥足珍贵.生命只有一次,但当我们的心脏即将停止跳动的那一刹那,我们能留给这个世界的,还有什么?这被移植的记忆,是薪火,它拥有代代相传,世纪相送的魅力和魔力;将你的生命、我的经历维系在一起.这被移植的记忆,是史籍,它拥有浩瀚博大,千姿百态的内涵和底蕴;将先人的思考、今人的责任相约在一处.这被移植的记忆,是生命的继续:它拥有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联系和脉搏.将曾经的沧海、今朝的桑田贯通融会,互相偎依.假如记忆可以移植,生命将会创造奇迹,生活的色彩将更加绚丽.人代冥灭,清音独远,倘使苍天仍在,生命的延续和继承便永远不息.假如记忆可以移植———真的可以吗?我虔诚地等待,以科学和希望的名义.
  • 骨髓移植后记忆会移植吗

  • 问题补充:
  • 您好,白血病的骨髓移植后排异反应主要是发热,乏力,疼痛等,建议你检查血常规,检测不一定痛就是排异,很多情况都会有痛,主要看痛的性质和部位。
  • 假如盲童安静接受了琳达父亲的眼睛角膜移植后第一次睁眼看到世界时他会怎么做

  • 问题补充:假如盲童安静接受了琳达父亲的眼睛角膜移植后第一次睁眼看到世界时他会怎么做
  • 琳达是我的恩人,我以后也要学她去帮助别人,现在我就要认真学习,将来做一个有用的人,为残疾人送上一份自己的爱心。
  • 身患尿毒症的18岁藏族小伙索朗旺青接受何玥的肾脏移植康复后,假如面对记者的采访,他会说些什么。

  • 问题补充:身患尿毒症的18岁藏族小伙索朗旺青接受何玥的肾脏移植康复后,假如面对记者的采访,他会说些什么。
  • 感谢党,感谢所有好心人,有了你向的帮助我才有第二次生命。我要为社会多做贡献,回报党和人民
  • 假如盲童安静接受了琳达父亲的眼角膜移植第一次睁开眼看世界的时候它会看到什么

  • 问题补充:假如盲童安静接受了琳达父亲的眼角膜移植第一次睁开眼看世界的时候它会看到什么
  • 琳达是我的恩人,我以后也要学她去帮助别人,现在我就要认真学习,将来做一个有用的人,为残疾人送上一份自己的爱心。
  •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联系,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联系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