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事迹作文_身边感人的事迹作文

感人事迹作文感人事迹作文

甘肃舟曲泥石流感人事迹,写作文用

问题补充:甘肃舟曲泥石流感人事迹,写作文用
●舟曲泥石流灾区感人事件,8岁女孩背泉水为路人解渴.王永霞和她的3个姐妹———15岁的严喜芸,12岁的王婷婷,13岁的王霞,在县城边的一条道路边给过往的灾民和救援者们倒水喝.8岁的小姑娘王永霞几乎是舟曲灾区最小的志愿者了.瘦小的她与背上背的10多公斤的硕大水壶显得不相称.在舟曲三中读初二的严喜芸是发起者.8日早晨,舟曲全城停水停电,外面的矿泉水也没有送到,灾民和救援人员没有水喝.这天下午,严喜芸喊上她的两个小姐们,去县城对面的山谷泉眼里背水,到县城给救援人员送水喝.邻居8岁的王永霞也要参与.随后,4个小姑娘一人从家里找了一个大塑料水壶,去泉眼灌上凉丝丝的泉水,背到县城边,又从家里搜集了两桶一次性塑料杯,给大家倒水喝.严喜芸告诉记者,3天她们已经背了20多趟,每趟往返一次要40分钟.每天早晨7点多,小姑娘们出发背水.倒完了接着背.一直到下午7点左右收工回家.“我们没统计给大家倒了多少杯,顾不上呢,”8岁的王永霞边说边倒上一杯,双手并齐,递给一个个匆匆而过的路人.

汶川地震中母爱感人事迹作文

问题补充:向广大的网友同志们征求一篇关于汶川地震中母爱的文章,最好是1000~1500字,在这了先谢谢大家了!!!
●抗震救灾感人故事 感人事迹文章女警察蒋敏 直面天灾的抉择,悲伤留给自己“妈妈,我想你!”“瑞瑞乖,等你快快长大点,妈妈把你带到彭州读书。”“哈!……”这是地震前夕,四川省彭州市公安局政工监督室民警蒋敏和她远在北川县,朝思暮想的两岁小宝贝的最后一次电话联系。蒋敏的丈夫在成都工作,他们有一个可爱的女儿瑞瑞,由于夫妻工作繁忙,无暇照顾孩子,瑞瑞只好随外婆住在北川。坚强的蒋敏也有抹眼泪的时刻,她曾对同事说:近3个月没有回过北川老家,亲生女儿竟然认不出妈妈,自己想要抱她,女儿却挣扎着边哭边往外婆怀里钻。对于年轻的蒋敏来说,女儿的疏远是对内心巨大的冲击,但这不是最让她心痛的,她心灵深处最愧疚的莫过于父母,这是一笔永远也还不清的亲情账:父母从小养育自己和弟弟,现在自己和弟弟工作都在他乡远离父母,不能让父母享受儿女绕膝的天伦之乐。父母之上,还有年迈的爷爷奶奶需要照顾,父母脸上那一道道皱纹是磨出来的,是累出来,更是对远离北川的子女牵挂、操心出来的。蒋敏常说,等自己条件好些,一定把父母、爷爷奶奶、女儿一起接到身边,好好享受阖家团圆的滋味,这是她最大的心愿。有句话讲,最不能等的是孝顺,子欲养,而亲不在是人生的一大悲哀,然而,谁也没有料到最残酷的现实推到了这个孝顺的女儿面前。5月12日14时28分,汶川8.0级强烈大地震发生。没有更多的犹豫,全局民警紧急集结,按照市局紧急情况处理预案的安排投入抢险救灾。蒋敏也是民警中坚力量的一员,在地震灾难来临的那一刻,抛却个人安危,投入抗震救灾的滚滚洪流。19时10分,出门巡逻回来待命的蒋敏再次拨动那串再熟悉不过的电话号码,电话通了!然而,始终是令人揪心的忙音。天渐渐黑下来,一如人们心头那越来越浓厚的灾难阴影。不知是谁的收音机声音在耳边沉重地回荡:北川老县城被塌方山体全部掩埋,目前,确定死亡人数大约三千余人……气氛变得紧张,蒋敏按捺不住内心的牵挂,继续拨打北川县家里亲人的电话,周围很嘈杂,但气氛却死寂。20时30分,电话依然忙音。收音机里的关于地震引发的飞沙走石、断桥毁屋的新闻也显得越发沉重。天空开始下雨,悲情笼罩着整座漆黑的城市。蒋敏的丈夫从成都赶来了,见到彼此平安,焦急的心情总算得以片刻的舒缓。此时,大批的民警再次集结,上街面巡逻。民警开始依次报数。谁也没有听出喊出响亮“43”的蒋敏有何异样。然而,毕竟没有谁能阻挡住天灾的肆虐。13日凌晨6时许,一个电话让蒋敏泪如雨下。电话里蒋敏的舅舅哽咽地说,她的爷爷、奶奶、母亲、女儿……除了蒋敏的舅舅,她在北川的全部家人近十口几乎已经确认死亡。蒋敏悲痛欲绝。然而,灾情严重,警力极端紧张。蒋敏让丈夫回老家营救转移亲人,自己却留在了岗位上。14日,15日,16日,直到此时此刻……同事们看到已经脱了形的蒋敏,青黄色的脸,走路打飘的样子,心里发酸。但她依然像别的民警一样,出门抢救伤员、上街维护秩序……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这是一个失去了幼女未来得及好好疼爱的年轻母亲,一个失去了父母未能尽孝的女儿,她在大难来临之后,为了更多的母亲和孩子,为了更多的父母兄弟,忍住巨大伤痛,不惮艰险困苦,恪尽职守,用自己柔弱的肩膀分担起更多人的苦难。她叫蒋敏。她还有另一个沉甸甸的名字,叫作人民警察。5月16日,汶川地震已经过去了4天。4天来,发生在灾区的一个个自救、互救、援救的故事,不断撞击着我们的胸膛。在大灾难突然降临的那一刻,爱,迸发出了最动人的力量――亲人之间,生死相依;朋友之间,相互激励;陌生人也挽起手臂。这些故事,让我们落泪,也让我们坚强。这些故事激励着我们,只要我们咬牙挺住,只要我们不放弃、不抛弃,希望,就在前方。去世前,她给孩子留下短信5月13日中午,救援队员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没有了呼吸。透过一堆废墟的间隙,可以看到她双膝跪地,整个上身向前匍匐着,双手扶地支撑着身体……救援队员从空隙伸手进去,确认她已经死亡,又冲着废墟大声呼喊,没有任何回应。这是震后的北川县,还有很多人在等待着救援。救援队走向下一片废墟时,队长好像意识到什么,忽然返身跑回来,他费力地把手伸进她的身下摸索,高声喊,“还有个孩子,还活着!”一番艰难的努力后,人们终于把孩子救了出来。他躺在一条红底黄花的小被子里,大概有三四个月大,因为有母亲的身体庇护,孩子毫发未伤。随行的医生过来准备给孩子做些检查,发现有一部手机塞在被子里,医生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手机屏幕,发现屏幕上是一条已经写好的短信:“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活着,一定要记住我爱你。”看惯了生离死别的医生,在这一刻落泪了;手机传递着,每个看到短信的人,都落泪了……大灾难面前,母爱,孕育了一个个看似不可能的奇迹。4个小时,他用双手刨出同学一块水泥板倒下来,压在崇州市漩口中学初三学生向孝廉的身上。这位13岁的小姑娘醒来后,模糊中看到缝隙外边有亮光,接着再次昏迷。此时,一个声音唤醒了她,是同学马健。“我哭着对他说,马健你别走,等我死了再走吧。马健说,‘我不会走的,你是班上年纪最小的,也是生命力最旺盛的,你一定要坚持住。’”马健一边喊着“坚持,坚持!”一边疯了似地用双手刨着水泥碎块。大约4个小时后,小孝廉终于被刨了出来,而马健的双手已经血肉模糊。面对巨大的灾难,埋在废墟下的孩子,在等待救援的同时,也在用勇气和坚毅,传递着生的信心。山上山下,他们相互牵挂大地震袭来时,重庆市55名游人正行进在距汶川50多公里处。“快往公路边的平坝跑……”导游刘晓容和余九冬声嘶力竭地喊着,在两名女孩子的指挥下,大家迅速集中到了平坝上。岷江对面的山,轰隆隆地垮下来,烟尘、沙石扑面而来,前后的路都已坍塌。自救,势在必行。入夜,几十人相互扶持着挤在一座小山顶的小块平地上,两位导游和驾驶员留在山下守望。山上、山下的人,都在相互牵挂。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在倾盆大雨中,这支特殊的队伍互相扶持着,绕过断裂的公路,奔过800米摇摇欲塌的隧道,躲过一次次余震,走走停停5个多小时后,终于见到了救援者。【最新情况】5月16日中午,《健康时报》记者赵安平给编辑部发回短信:“北川中学废墟中还有微弱的求救声传出。目前,现场有几百名救援人员在清理废墟,搜救仍在全力进行,他们不会放弃哪怕一丝希望。”

甘肃舟曲泥石流感人事迹,写作文用

●舟曲泥石流灾区感人事件,8岁女孩背泉水为路人解渴。王永霞和她的3个姐妹—15岁的严喜芸,12岁的王婷婷,13岁的王霞,在县城边的一条道路边给过往的灾民和救援者们倒水喝。8岁的小姑娘王永霞几乎是舟曲灾区最小的志愿者了。瘦小的她与背上背的10多公斤的硕大水壶显得不相称。在舟曲三中读初二的严喜芸是发起者。8日早晨,舟曲全城停水停电,外面的矿泉水也没有送到,灾民和救援人员没有水喝。这天下午,严喜芸喊上她的两个小姐们,去县城对面的山谷泉眼里背水,到县城给救援人员送水喝。邻居8岁的王永霞也要参与。随后,4个小姑娘一人从家里找了一个大塑料水壶,去泉眼灌上凉丝丝的泉水,背到县城边,又从家里搜集了两桶一次性塑料杯,给大家倒水喝。严喜芸告诉记者,3天她们已经背了20多趟,每趟往返一次要40分钟。每天早晨7点多,小姑娘们出发背水。倒完了接着背。一直到下午7点左右收工回家。“我们没统计给大家倒了多少杯,顾不上呢,”8岁的王永霞边说边倒上一杯,双手并齐,递给一个个匆匆而过的路人。

谁帮我写两篇作文?像初一中上等学生写的,一篇是“我心中的好老师”另一篇是“地震中的感人事迹”600字左右,谢谢啦

●我心中的好老师    我们是师生,但高于师生;我们是朋友,但我对她又可望而不可及。她是我心目中最好的老师,或许她不是学校里最棒的,或许她不是最有资历的,或许……但我相信,每一个和她接触的人都会喜欢她,都会被她所感动。她就是我们的语文老师。  我们的相逢太短暂,只有一年而已,但她留给我太多美好的回忆。  她是一名普通的教师,但我知道她是用心爱着我们这群渴盼长大的孩子们的。  记得她还没教我的时候,有人告诉我,等她教的那一天一定要看她的眼睛。后来,我终于懂了,那是她最动人的一个地方。那种眼神是母亲的眼神,每一次和她四目相对,都让我们为之折服,让我们没有勇气不尊重她,没有勇气不爱她,更没有勇气不听她讲课……  她不会和我们发火。虽然课下,她好多次跟我说想和我们发脾气了,但我始终没见过,与她相处的这一年是没有硝烟的。  我们信服她:为她的知识,为她的人品。对我来说,她更像一位无话不谈的朋友。做一名教师是我从小的梦想,喜欢和老师在一起是我从小的习惯。用她的话说:我是被宠坏的那种。也许吧,她也没被我放过。  我应该属于“少年不知愁滋味”的那种。每天,我都觉得无尽的孤单与无助,她应该烦过我,但她没说过,是个很有耐性的人。喜欢和她在一起,缘于她的那句:一日为师,终生为友。我相信她说的。  她是一个平凡的女人,可在我心目中她是成功的:有家、有孩子、有事业,更有成绩,很圆满。我觉得她还算平和,虽然她一再否认,可我感觉她还算满足,像她说的:给她安排到哪个岗位,她都会高高兴兴的去教书。是啊!她是用心爱这一切的。  这就是我最喜欢的老师王小红:平凡中夹杂着伟大;真诚中藏着点幽默;善良中透着点羞涩;古典中显出点时尚,温柔中带着点刚毅,还时常让我们体会一下“酷”的感觉。 四川汶川地震感人事迹作文:吻—地震中的母爱   (按:近日,我与四川抗震救灾人员每天5分钟连线采访,不得不泪流满面:有一种死亡叫守口如瓶,有一种感动叫母爱,有一种吻叫天衣无缝……)   “您看见了我妈妈了吗?”3岁的小女孩躺在医院里,挪动她那严重受伤的小腿,问每一位走过她身边的陌生人:“妈妈很爱我,她说她会回来的。”她说着,眼里冒出了泪珠。   “别哭,好吗?是的,你妈妈一定会回来的。”走过小女孩身边的每一位白衣天使都回答。   “可是,在黑暗的房间里,妈妈紧紧抱着我的时候说爸爸和爷爷都去了天堂,妈妈哭得可伤心了。”小女孩的声音有些颤抖,回答道:“可妈妈不让我哭,她说我哭了就不乖,她吻了我的额头,妈妈的吻可香甜了,她说要给我做夏天最漂亮的裙子。”   “噢,是这样的,”每一个经过小女孩的陌生人都对她说:“有你这么乖巧的女儿等着她,我敢保证你妈妈很快就会回来的。”   “那天堂是什么意思呢?妈妈会不会也跟爸爸和爷爷一样去了天堂?不要我了?”小女孩透过泪水问道:“我在黑暗中没有哭,因为我有妈妈的爱。可我摸到了妈妈身上沾湖湖的东西,妈妈说那里很疼,不让我摸。”   “妈妈紧紧抱着我,好象用力在对抗什么,后来我说小腿疼,妈妈就尽量把我揽在她胸口,我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就觉得不疼了。”小女孩惊叫道:“妈妈吻了我,您瞧,她吻了我这里,还有这里,这里……”   小女孩(gw9080.com来自公文有约)指着自己的脸蛋、胳膊、胸口、小腿、大腿还有后背说:“妈妈的吻都留在这里了,妈妈说她身体很虚弱,说有一天她如果不在我身边了,要我记着她的吻,她的爱,以后不管遇上什么困难,都要想起她的爱,她的吻,这样所有的困难都会过去。”   听到这里,在场的人都明白了:在地震这场灾害中,小女孩成了孤儿,而陪伴女儿的母亲却不说,她用自己的身体紧紧捍卫女儿的安全,而后来又知道自己将要离开人世,无法看着女儿慢慢成长,就将所有的母爱倾注在吻上,用吻吻去女儿以后所遇到的种种伤心事,让女儿学会独立和坚强……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文章: 小学生四川汶川地震作文:地震中的烛光下一篇文章: 四川汶川地震抗震救灾诗歌词:热血颂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甘肃舟曲泥石流感人事迹,写作文用

问题补充: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急!
●2010年8月7日22时许,甘南藏族自治州舟曲县突降强降雨,县城北面的罗家峪、三眼峪泥石流下泄,由北向南冲向县城,造成沿河房屋被冲毁,泥石流阻断白龙江、形成堰塞湖。截至12日12时30分,甘南州舟曲县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共造成1144人遇难,重伤住院64人,其中转院58人,出院5人,门诊治疗567人;已解救人员1243人,失踪600人。电闪雷鸣,骤风急雨,肆虐的洪流在美丽的舟曲划出一道深深的伤痕。暴洪袭来,惊慌的人们四下奔逃,那一刻,有人舍弃了泥水中挣扎的亲人,把生的希望留给了更多的人;有人奔走呼号,撤走了乡邻,自己却被洪水卷走…… 有些故事不必说出来,言简意赅,大家即将知道陌路;有些人,存在的不是为钱为利,却依然留下了不死之名。在舟曲泥石流面前,大爱无疆,那些死去的英雄和无路的故事,都将记载在2010。我们眼前的2012即将到来,我们眼里的世俗变故不复存在,在一些需要我们团结互助的时候,一瞬间爆发出了一个名字:大爱。让我们永远记下以下那些刻骨铭心的故事。 妈妈,儿子对不住您! 8月7日23时30分,舟曲上空阴云密布,电闪雷鸣。正在办公室加班的舟曲县城建局局长洪小流突然接到了妻子的电话。 “你在哪里?洪水冲到家里了,一楼已被淹了,妈妈还在里面……”妻子在电话中急促地说。 洪小流放下电话,冲出了办公楼。洪水已经冲到了政府统办楼下的南街,洪小流只能绕道往家里跑。 “到处是咆哮的洪水,到处是慌乱的人群……”洪小流跑到自家小二楼的时候,妻子刚刚从二楼的阳台逃生,而母亲居住的一楼已被淤泥填埋。 “有没有人?救命啊!”此时,隔壁的一栋楼上传来呼救声和婴儿的啼哭声。 洪小流闻言,和邻居杨文宝找来一把梯子,将楼里的10多个群众和5个婴儿救出。 此时,不远处的另一栋楼房里也传来呼救声。洪小流和杨文宝见状,又组织身边的群众,合力将楼中的6个小孩和多名群众救出。 此时,水越来越大。“快撤,赶快撤!”有人喊道。洪小流回头一看,发现来时的路已被洪水淹没。 “赶快爬楼,上到楼顶去。”洪小流一边大声喊,一边组织大家爬上了旁边的一栋二层小楼的楼顶。 水位越来越高,不远处,一栋小楼在洪水的“撕咬”中轰然倒地,洪小流脚下的小楼已开始震颤,情势危急! 情急中,洪小流等人叫开了紧挨着小楼的粮食局家属院一户人家的窗户。 “快,赶紧把你们的床拆了,拿床板过来!”洪小流冲着对面大声喊。 很快,一块床板从窗户里伸出来,搭在了两楼之间。 “让娃娃先过!”在洪小流等人的合力组织下,数十名群众被安全转移。此时,已是8月8日凌晨2时。暴洪袭来,整个舟曲县城一片混乱,洪小流又冲上街头,组织更多的群众转移…… 8月8日上午9时,洪小流拖着疲惫的身子站到了自家的房屋前,房屋已成废墟,74岁的老母亲被深深地埋到了淤泥之中。 “妈妈,儿子对不住您呀!”站在废墟前,洪小流悲泪长流。但一个小时后,他擦去眼泪,组织单位的几名职工,投入到了抢险救灾之中。 “此次灾难中,舟曲县城建系统共有29人遇难、失踪,我们副局长李爱辉一家全部遇难……”8月10日,面对记者的采访,正在废墟上组织救援的洪小流再次流下了悲伤的泪水。 亲人,一路走好! 洪水袭来的时候,舟曲县人民医院副院长杨五录正在家中。 “白龙江的水涨起来了!”突然,他听到街上有人喊。杨五录跑出家门一看,果然看到河水上涌。 “医院会不会被淹,里面的病人怎么办?”杨五录来不及多想,跑步前往城南白龙江畔的医院住院部。路上,他拨打了居住在排洪道边上四弟杨智升的手机,但是无法接通。 杨五录赶到医院的时候,江水已经淹没了南滨河路的低洼地段,医院内一片漆黑,医生、病人乱作一团,很多病情轻微的病人已经逃离。 “快!赶紧发电!”杨五录立即指挥医护人员启用医院备用发电机。同时,为确保病人安全,他还抽调医护人员组成临时水情监测小组,时刻观察白龙江水位。 发电机的轰鸣声响了,医院的灯亮了,病人们又回到了病房。此时,杨五录再次拨打四弟的电话,但依旧无法接通。 8月8日上午,正在医院忙碌的杨五录接到了二弟的电话:四弟杨智升一家4口在泥石流中全部失踪! 不幸的噩耗,一下子拥堵了杨五录的心房,他站在医院的过道里,禁不住放声痛哭。杨五录兄弟4人自幼丧母,四弟杨智升几乎是他一手拉大,也最受他疼爱。 洪灾刚刚过去,杨五录很想跑上废墟,营救亲人,或许,他们还活着!但此时,伤员正源源不断地被抬进了医院,他毅然擦掉眼泪,走进治疗室…… 洪水来了,赶快往山上撤! 闪电狰狞,惊雷炸响。 8月7日晚,北关村村民陈彩明坐在炕头,焦灼地等待外出浇水的丈夫归来。23时40分,她突然听到一阵嘈杂的叫喊声:“洪水来了,洪水来了!”陈彩明来不及穿鞋,带着3个孩子冲出家门。 “外面一团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只感觉到处是慌乱的人。”陈彩明说。 “洪水来了,赶快往二郎山上撤!快!”慌乱中,陈彩明听到一个急促的声音。一条闪电划过,陈彩明看到,喊话的是村民惠建忠。 随着慌乱的人群,陈彩明和孩子逃到了村后地势较高的二郎山上。站在山腰,借着闪电的亮光,陈彩明被惊呆了:北关村以及上下游的很多房屋已被汹涌的洪水吞噬,眼前一片汪洋。一栋栋房屋在洪水中不断倒下,人们悲戚地遥望着家园,呼唤着亲人…… 更多的村民逃到了山上,但陈彩明没有找到自己的丈夫,也没有看见组织村民撤退的惠建忠。 “他戴个草帽,挽着裤腿,挥着手,一边在村子的巷道里奔走,一边大声呼唤。”陈彩明没有想到,这竟成为惠建忠留给她最后的印象。 “他在村中来回奔走,挨家逐户叫人,直到最后,才和妻子跑去救同村的老丈人、丈母娘,但夫妻俩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村民刘海平这样说。 “建忠这次救了很多人的命,而自己却走了。”64岁的村民刘恩海抹着眼泪说,40多岁的惠建忠是个老好人,平常村上谁家需要帮忙,他从不推辞。 8月12日,浩劫之后的北关村一片狼藉。村子中央,被村民称为“三官爷楼子”的过街牌坊尽显历史沧桑。旁边,便是惠建忠老丈人的家。踩着惠建忠最后的足迹,记者走进了这个已被泥石流摧毁的家园。厚厚的淤泥中,两棵粗壮的核桃树坚韧地挺立着。秋天已到,枝头的核桃即将成熟,而它的主人却再也不能品尝自己亲手培育的果实…… 我一定要陪你去报名,弟弟 8月13日,医务人员在劝说刘春花离开灾难现场。“弟弟,明天我陪你去报名!”面色苍白的刘春花一边大声地呼喊,一边疯狂地用双手刨挖泥土,8月14号本是她在舟曲一中读高二的弟弟军训报名的日子,然而此刻,她的双亲和弟妹却都被埋在了深深的淤泥里。几天前,得知自己的家乡甘肃舟曲发生泥石流灾害,在深圳打工的刘春花由火车转乘汽车匆忙赶往家乡。8月12日夜里,三天三夜没有进食的刘春花终于回到舟曲县城。 早上天一亮,心急如焚的刘春花就赶到自家的位置,才发现这里只有厚厚的淤泥,而她还怀揣自己打工挣的钱,想给弟弟妹妹买电脑。由于难以接受再也见不到亲人的现实,刘春花用自己的双手疯狂地刨挖着冰冷的泥土,前来劝阻她的姑姑和表妹几次被刘春花推倒在地,三个小时后,她终因体力不支被医护人员抬回医疗救助点。 生离死别一瞬间 灾难中,杨先生和8岁的儿子幸运地逃脱,母亲和妻子却被埋在了地下。杨先生告诉记者,8日晚由于强降雨,他一直没睡,和家人坐在二楼看电视。晚上 12时许,他突然感觉到楼房一阵阵地晃动。他第一个念头是地震了,他一边喊一边向楼下跑去,匆忙中一把抓起儿子就急忙跑向三楼。他叮嘱儿子:“赶紧上楼顶。”安顿完儿子后,他又向楼下冲去。当他跑到二楼楼梯口时,小山一样的泥石流已经冲到了他的房下,一幢幢房屋像积木一样在瞬间被泥石流掩埋。 “赶紧把手给我。”就在他将手伸向站在二楼楼梯上的妻子时,泥石流已经冲上二楼,将妻子的小腿淹没。他用尽了力气拉着妻子的手,可就在即将拉出来的那一刻,妻子的钥匙链挂在了楼梯栏杆上,动弹不得,无法脱身。胳膊上的拉力越来越大,杨先生无力地松开了手,眼睁睁看着妻子被泥石流淹没…… “哪怕活不下来,我也要找到他们的尸体。”看着眼前的救援人员,杨先生流着泪喃喃地说。 泥石流发生时,正在上高中的王栋柱、王栋梁兄弟还没有睡觉,巨大的响动让他们赶紧跑上山避祸。泥石流阻断了县城的交通,救援物资只能卸到县城十几公里外,兄弟俩便当起了志愿者,帮忙搬运物资。食物缺乏,两人每天干吃两包方便面。 3名遇难学生紧抱在一起 在山上的庙里呆到8日早晨8点多时,因为惦记着同村的几个学生可能还埋在下面,王栋柱、王栋梁兄弟俩便趟着泥浆赶到原来房子所在的地方,那里正好是泥石流冲向县城的必经之地。“全都被冲平了,什么房子都没有了。” 这一天,兄弟俩和其他几位乡亲一共挖出了七个人,无一幸存。其中有间房子里住着三名学生,最大的上初中。挖开层层泥浆后,他们发现这三个学生还紧紧抱在一起。 怀孕妻子在一公里外被埋终未见面 7日晚上11时40分,在灾难陡然来临的瞬间,舟曲县中队副中队长王伟心里最放心不下的是离中队仅1300米距离的妻子一家。新婚3个月刚怀孕的妻子,正与父母、妹妹一家四口在重灾区三眼峪村的家里。但王伟作为武警舟曲县中队的副中队长,在灾难发生时,却迅速带领战士,摸着黑,冒着被泥石流吞没的危险,在中队附近展开救援。 8日凌晨,王伟手机显示妻子曾经打来过一个电话。然而,正在执勤的他没有接到这个原本可能是妻子生还最后一丝希望的电话。 少年让“先救妈妈”自己遇难 舟曲泥石流,救援过程中有一幕令人感动:温家宝总理来到挖出的救援洞口前,得知里面有两个被困群众后,弯下腰,仔细向洞口内察看。温总理向他们大声喊道:“老乡,要坚持,子弟兵正在救你们。”废墟下传出被困男孩的声音:“总理,您放心。我能挺住。” 洞里面压着母子两个。男孩叫张新建,只有14岁。为了支撑着母亲活下去,他坚持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 孝子照顾病父放弃逃生 吕灵平静下心绪,决定留下来陪伴和照顾父亲,8月8日凌晨,泥石流形成的堰塞湖水位已没及他家的二楼,吕灵却不为所动,“稳坐钓鱼台”。他当时心想:“虽然停电了,但冰箱里的东西还在。只要省着吃,冰箱里的水果、馒头够我们一家三口坚持一个星期。”于是,他决定白天就把手机关了,晚上才开一会儿,等待通讯恢复,省着电向外界求救。 在此后的两天里,吕灵像往常那样每天给父亲打两针胰岛素,喂他吃饭喝水,照顾他饮食起居。前天晚上,冲锋艇发现了他们一家三口。 何洁12岁,年龄最小的志愿者 12日早晨,舟曲抢险救灾指挥部新闻中心里,一个小女孩从办公桌上逐个收走喝空的矿泉水瓶,手里还拿着扫帚,见到纸屑就扫进簸箕。记者与她交谈得知,她是一名志愿者,姓何名洁,今年12岁,是志愿者中年龄最小的一位。今天已是她第四天的工作了。 她的家人在泥石流灾难中幸存,但房子被冲没了。父母都是下岗工人,现在也是志愿者,主要负责搬运矿泉水和方便面等救灾物资。 舟曲泥石流发生后,县城道路严重破坏,许多救灾物质不能依靠车辆直接送到。志愿者承担了大量的搬运工作,小何洁第一天也是其中的一员,踏着泥泞道路帮助搬运物资。后来,“因为年龄小”被调到指挥部打扫卫生。 何洁说,她每天清晨六七点就到岗了,晚上六七点回家。小女孩的嘴角两侧可见黄色的破伤,她说每天的饮食也是方便面和矿泉水。对搞卫生这项工作,她说没什么,“在家也经常做”。 【舟曲王伟】 失去妻子,却坚持在抗灾第一线的英雄! 他是舟曲武警大队副队长 在灾难来临时,他第一时间奔赴现场 却只在电话里叮嘱了妻子一声 当得知自己家所在村庄被掩时,打开手机 全是妻子的未接电话,再回拨,已永远无人接听了。。。 8月8日零时06分,武警舟曲县中队副中队长王伟手机上的一个未接电话,成为这个年仅27岁小伙子心中永远的 那一夜,电闪雷鸣笼罩下的舟曲县城,正在被一场突如其来的特大泥石流深深伤害着。 那一刻,王伟正带领5名战士在舟曲县看守所紧急转移犯罪嫌疑人。 电话,是王伟的妻子张蓉打来的。 在那样一个漆黑而又危机四伏的夜晚,一个女人、一个妻子,首先想到的总会是自己的男人。 可惜,在被浑浊的泥石流无情吞没之前,妻子在无边黑暗中打给王伟的最后电话,他却没有接到! 从此以后,这个电话,王伟再也无法拨通! 妻子的电话再也打不通了 灾难已有征兆。 8月7日23时20分,正在和张蓉通话的王伟突然听到天空中发出“好像钢筋在水泥路上摩擦”般的刺耳声。 “张蓉,下这么大雨,闪电打雷,你害怕不?”觉得不对头的他赶紧问。 “有点害怕……” “别怕!”听着外面水声越来越大,王伟催张蓉,“你赶紧穿上衣服跑……” 除了这几句简单的对话外,王伟已经记不清楚当时自己还说了些什么,但意识到情况危险的他匆匆挂断电话后,立即向中队领导汇报,紧接着吹响紧急集合哨,集合兵力,清点人数,要求每人带上雨衣和应急照明,准备应对突发事件。 关键时刻,在中队工作2年多的王伟,对舟曲容易发生地质灾害的情况比较熟悉。 短短20分钟后,山洪在县城迅速蔓延。按照预案,王伟带上应急兵力立即登上监墙,警戒并转移犯罪嫌疑人! 洪流紧贴着监墙呼啸而过。与看守所仅隔一个山包的三眼村随之传来的坏消息,让来不及喘口气的王伟的心,一下子又提到嗓子眼上:三眼村发生特大泥石流,大面积房屋被夷为平地。 舟曲县看守所位于县城的罗家峪,而张蓉和她的父母、妹妹住在三眼村附近的923林场职工家属院。 王伟赶紧掏出手机:一个未接电话,妻子打来的! 王伟赶紧回过去:无法接通! 再打,还是不通! “狠心”男人没去找过妻子 天刚蒙蒙亮,在看守所忙了一夜的王伟,又蹚着齐胸深的洪水,带领战士边探路,边救人。 洪水遍地的舟曲,已经没有路可言。每往前走几步,都会有极度惊恐的老百姓扑上来,紧紧抱住官兵,哭着请求去救自己的家人。 需要被救的人太多了!早已成了泥人的王伟,恨不得再多长几条胳膊! 那天早上,王伟带领官兵先后救出23名幸存群众。 穿城而过的白龙江被泥石流堵塞成堰塞湖,进出舟曲的道路完全中断。 灾情紧急。正在中队检查工作的支队政委命令王伟带5名战士,从舟曲县城四周的大山上尽快开辟一条小路,引导前来救援的部队官兵。 在舟曲两年多,王伟还从没爬过这些看似近在眼前的高山,一路问,一路摸,当天下午,他们终于找出一条崎岖不平的山路。 来来回回,不知道跑了多少趟。泥水夹着石子,王伟的脚上磨满了血泡。 随后,一支支救援部队,开进舟曲。 这两天,王伟带领战士一直在三眼村泥石流废墟上挖掘被掩埋人员。400米之外,就是妻子张蓉的家,那里至今仍泡在泥水之中,居民几无幸存。 这两天,这个“狠心”的男人甚至没有去找过妻子:在8日那天凌晨,在那样的情景下,在电话一直不通的时候,王伟也许就已知道,妻子没希望了! 尽管,他心里怎么也不肯承认这个无奈而残酷的现实。 大雨中,不停地拨那永远无法通的电话 8月8日,这个许多人再也熟悉不过的日子,在王伟夫妻此前的故事里,本应是一个美好的记忆:2年前的这一天,舟曲群众到武警中队慰问官兵,性格开朗的张蓉和王伟坐在一起聊天,初次相识,一见钟情。 可是,这无情的灾难…… 这些天,王伟会经常回忆起从前,回忆妻子打给他的最后一个电话,那个成为他内心永远遗憾的未接电话。 张蓉比王伟小2岁,在舟曲经营一家化妆品店。2010年1月6日,两人走进婚姻殿堂。一个多月前,他们有了自己爱情的结晶。 王伟现在最害怕晚上。眼睛一闭上,仿佛就能看到妻子向他伸着手,叫着自己的名字…… 王伟说,不知道这几天自己是怎么撑过来的,“好多人一见我就问,媳妇呢?那种感觉,绞心!” 王伟现在最大的希望是,等救灾结束后,找到妻子一家人的照片,把她们安放在一个洪水永远淹不到的地方。以后每年的8月8日,他都会在那个地方,给她说说自己的心里话…… 8月11日夜,隆隆的雷声和长长的闪电响彻灾后舟曲的夜空。 滂沱大雨中,在这片伤痕累累的土地上,王伟又一次拿起手机,不停地拨打着那个永远无法拨通的电话…… 编后语:不知道是不是预兆着2012,但是每次在大难面前我们依然大爱无疆,不可否认我们的爱国情操和民族意识。但是这些事情发生是不是我们每个人认为的呢?我们得深思,在想帮助舟曲的时候,也想想自己平时的所作所为,我不想任何一个感动的故事来源于天灾人祸。 参考资料: 看的我是稀里哗啦的“好心酸“祈祷一切快点过去吧“!

一个200字的感人作文

问题补充:一个200字的感人作文
●今年五月十二日发生了一件重大事情—四川省汶川县发生了强烈大地震,我们从电视上看到那些死者家人在哭泣,我们非常同情他们,希望能象其他人一样捐款给灾民。 机会终于来了。一天,班主任问我们捐不捐款,捐的话明天早上带来。我们大家毫不犹豫的大喊:我捐十元,我捐四十元,我捐五十元,我把所有的零花钱都捐了……这时,我看见小丹同学低着头沉默不语。小丹八岁那年就死了父亲,妈妈是精神病人,每月只能靠厂里的一百多元补贴过日子,每天都是吃豆腐青菜。她的很多衣服鞋子都是好心人给她的。我想:她一定不捐了。可是第二天她却拿着五元钱来捐。五元钱对别人来说算不了什么,但对她来说等于她的五天早餐,甚至是五天的伙食费。老师和同学都说:“小丹,你家穷,还是不捐了吧。”她说:“不,我要捐,我每天都有饭吃,又有家住,而灾民却没饭吃没家住。”当大家知道这五元钱是她拣破烂得来的时候,同学们都不约而同的鼓起了掌,有些还流下了感动的眼泪。 这件事真的很感动人啊,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联系,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联系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