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犁名片】何太平 ll 万里边陲昭苏情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伊犁锐角”,“关注”后再点击置顶公众号,这样您就可以收到最优质的文章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万里边陲昭苏情
何太平

我们跨过波涛翻滚的伊犁河上的雅玛图大桥,穿越银灰色的特克斯大峡谷,便艰难地登上了海拔二千多米的昭苏高原。
我孩提时,常听大人们讲,在离天很近的地方,有一块很大、辽阔斑斓的地方,它就是雪峰上的绿洲,犹如大海一般的昭苏高原。那里冬长夏短,早晚温差很大,属于高寒地区。天气变化无常,东边下雨西边亮,人们称为它似小姑娘的脸说变就变。那里只能种植小麦和油菜,还有闻名天山南北的黑土洋芋……
昭苏在祖国大西北最西南角,有着漫长的边防线。这块土地有2600平方公里,东西长141公里,南北宽一百多公里,地形可谓是三山夹一盆。地貌由西向东,由南北向特克斯河倾斜,这里主要山地、丘陵与平原。山地丘陵大部分是草场和少量的麦田,平原大部分种植是洋芋、小麦、紫苏、油菜等经济作物。盆地最低处海拔在1000多米,与南部托米尔山峰的7000多米相比,高低差为6000多米。这里河流纵横,丘陵起伏连绵,使土壤、气候和生物呈垂直分布,这种区域的分布,为农耕合理布局提供了良好的自然条件。
假若你从空中俯瞰昭苏这块丰腴、广袤、无垠的绿洲,它四面群山围绕,仿佛镶嵌在雪峰上的一片蓝色的海洋,麦海在微风的吹拂下,麦浪掀起万顷波涛奔向天际。环绕大海上空的是巍巍的雪山,犬齿般的雪峰的云海犹如大海边缘的银白色的潮汐,云涛滚向雪峰,在云海的上空卷起的千堆雪,给人们描绘出了一幅大海壮阔的画面。使人们仿佛走进了南国的东海之滨,感受到了大海的壮阔、深邃、碧蓝、莫测,勾起人们无限的遐想……

这是一块色彩斑斓的地方,辽阔的黑土地被黄、绿、紫、白、红主宰着。黄的是金波荡漾、散发出丝丝缕缕的油菜花香;绿的是波涛涌动的、连绵起伏的麦浪,散发着淡淡的麦秆清香;紫苏是一片花海,这些花仿佛是一根根燃烧的火焰,散发出浓烈的芳香;点缀在整个丘陵的是雪白的洋芋花,它向天空散发出沁人心脾的淡香。在原野庄禾的边缘,是无边无际的郁金香、太阳花、泡泡花和许多不知名的野花,染红了整个天山脚下。汹涌的特克斯河从高原的腹地向东奔去。这条昭苏人民的母亲河,它宛如一头脱缰的野马奔流而下,在阳光的映衬下,放射出耀眼的光芒。清晨,特克斯河仿佛是一条银白色的巨蟒,蜿蜒盘旋在绿洲的原野上。平静的河面上飘着一层薄薄的轻纱,犹如一条长长的炊烟,在河面上拉上了一条洁白的哈达。随着河水的流动,大片的雾气在河面上变幻着各种各样的画面。岸边云雾同袅袅炊烟交融在一起翩翩起舞,恰似壮观。当晚霞降临时,只有喧闹一天的特克斯河一往无前地发出汩汩的水声,奔向它应该去的地方。此时牧羊人赶着喧闹的畜群在霞光里向蒙古包走去,牧人的吆喝声、牛羊的叫喊声、牧童的歌声汇成了一曲悠悠的牧羊交响曲,演奏出了牧羊人晚霞回归的动人乐章。不一会儿,天空上的霞光把特克斯河铺上了一层浓浓的金纱,叫人神往,流连忘返……
特克斯河的尽头,就是木扎特尔河。这条河从坡马边防站深谷间沿中哈边境线绕过,又从巍峨的格登碑山脚下与夏塔河交汇,木扎特尔河床形成了一个“7”字形。两河之间大约40多公里。木扎尔特河与夏塔河是特克斯河的两条主要支流。这两条大峡谷由石灰岩石组成的地质结构,所以坡马边防站的峡谷和夏塔谷地的水形成了奶白色的水质。特克斯河年径流量40.7亿立方米,最大流量5.3亿立方米,这里修建了大小水电站16座,总装机量为3.110千瓦,解决了偏僻乡镇的用电问题。特克斯河全长两百多公里,流径昭苏、特克斯、巩留,最终汇入伊犁河。这条母亲河世世代代奔流不息,养育了这里天山脚下各族人民和无数大自然之中的生命。

南天山主峰,海拔在4800米以上,是阻挡南疆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干热气流的天然屏障。北面的阿拉哈尔山脉,山势矮薄,最高峰在3510米,可阻挡北部冷空气的入侵。西部受沙尔套山及哈方贝加尔湖的阻挡,避免了西风寒流的入侵。著名的夏塔古道,四周群山环绕,这里独特而闭锁的生态吸引着我们。这里土地肥沃,水量充沛,高山草甸,莽莽无垠。夏塔河水从谷底穿过,深谷间深邃、宁静,谷间两侧,雪松满山遍岗,郁郁葱葱。诗人姗姗这样写道:“万年悠悠古道行,银带冰封远客亲。千年遥望夏特雪,松子脚下梦驼铃。”
特克斯河给森林、草原、湿地带来了勃勃生机。在湾湾的河水两岸,次生林像一条巨龙伸向远方。两岸水草肥美,畜群点点,毡房朵朵散落在草原绿海深处。这里有闻名世界的“天马”,汉武帝称为“西极马”。昭苏近年来,修建了北疆最大的赛马场,每逢夏季,昭苏“天马节”隆重举办时,规模宏大。草原上万马齐鸣,羊群如长河,叼羊赛场上惊心动魄、令人振奋。人们来自天山南北、全国各地的游客,饱享着这场激动人心的盛会。
木扎尔特河从坡马边防站沿中哈边境途中经过兵团四师74、75、76和77四个团场。这条古老的河诉说着百年来守边将士们酸甜苦辣的动人故事。清政府的将领们曾在格登碑山顶平定过匪徒的叛乱。1949年,王震将军率领百万大军挺进大西北,剿匪结束后,又唱着:“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哪里需要到哪里去,哪里艰苦哪安家。祖国需要我守边卡,打起背包就出发,雪山顶上把营扎,哎……”。他们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在戈壁荒原、杂草丛生的原野上,吃着粗粮,住着地窝子,点着油灯,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大生产,他们弘扬了南泥湾的精神,使这片不毛之地改变了模样,几十年后,这里便是白杨纵横、麦海万顷、油菜飘香、羊群如珍珠散落在茫茫原野上。

五十多年过去,来自五湖四海的年轻人同老红军、老八路和许多不知名的军垦人,把这里建成了现代化的国营农场。条条柏油公路,整齐的红顶铁皮屋,街道两旁菜铺、商铺及楼群鲜艳夺目。这些垦区农场仿佛是散落在高原上的明珠、翡翠。他们这一代人是高原的开拓者,条条田垅和小溪是天山雪水流淌的血管,排排的白扬就是一条条挺拔、高耸、伟岸的拓荒人的化身,又仿佛是一道道跨越千里的绿色长城。这些白杨仿佛是漫长的边防线上父辈用生命、青春、鲜血、溶涛成的替身……。
我曾在这块土地上见过一位八十高龄的老军垦,他的谈吐举止、音容笑貌触动了我的心灵,使我懂得了什么是生命,生命就是为了人生的梦想而绽放。他曾经随部队解放过西藏,转战打过兰州,等全国解放后,他又将全家迁入这块贫瘠的高原。他告诉我,夜里住着毛草和泥土盖的地窝子,夜里点着油灯,吃的玉米面,没有蔬菜,妻子和孩子闹着要回内地,在老军垦的教育下他们一直坚守到退休。这位老人对那段青春岁月无怨无悔,这种恶劣的环境培养了他那种无私奉献、吃苦耐劳、艰苦奋斗、坚忍不拔的品格,这难道不是中华民族的精神所在么?这种精神不论是在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年代,都应该发扬光大、继往开来,它将永远激励一代又一代边关将士们和朝气蓬勃的年轻人。还有一位钱团长告诉我,他在这一呆就是十二个春秋,他谈笑风声,无怨无悔。在这块土地上,曾经有五湖四海庞大的支青队伍,用他们的青春书写了难忘的人生。这里的故事太多太多,每一个故事都是一曲曲动人的赞歌,它将永远激励着一代又一代守边关的官兵们和年轻人……。
五十多年来,高原上这代人献了青春献子孙,他们大多数的子女仍在这里坚守,屯垦戍边、信念不移,有的人得了高原病、肺气肿、高血压、气管炎、风湿病……,但他们这种奉献精神和乐观主义精神将永远感染着我。坡马哨所是祖国大西北西端的第一所,现在起名为“钟槐哨所”,赢得了无数游人的敬仰。

在坡马边防哨所旁,有两间矮小的木屋,虽然房屋破旧,但记载着那段艰苦岁月的珍贵史料。墙上挂着50多年来各个时期遗存下来的老照片,有的人虽然已经离开了这片绿洲,但他们的精神却长留在了高原上。他们那种爱国主义的情怀、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场景无处不震撼着人们的心灵。这段历史是东方精神,是中华民族的遗产,许多老军垦,我虽然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也许早已过逝,或许没有看到今天的农场,可能没有看到今天的结果,也没有看见荣誉和鲜花,但在共和国的历史长河中,将永载史册、名垂千古、光照人间。祖国和人民是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他们的这种精神将永远扎根在这片沃土之中。他们的子孙后代又顶着夏天的烈日,冒着冬天寒风,骑马徙步在几百公里的边防线上,他们风餐露宿、翻山越岭、日夜巡逻。在这里我见到了一位四十开外的陈连长,风霜把他古铜的面颊浸染的黑里发紫,一幅高原人的面孔和肤色,他如同哨所旁的雪松那样高大、壮实、质朴、坚毅……,他给我们讲了中央、兵团和州地领导的叮咛和嘱托,也讲了他们在这里年复一年的艰辛和孤独……
我望着这条几百公里的边防线,心潮起伏,思绪万千。五十年来,这条中哈边境线,从几根木桩到铁丝水泥桩,从普通的铁丝网到巨龙般的钢丝圈,把边防线拉的严严实实,连野兔都难以穿过。
我们沿着天山南麓的237国道前行,这里是天山山脉最高峰,海拔七千多米,山顶积雪覆盖,白云萦绕,云海在我们的视野里忽远忽近。远眺洁白的云朵随风飘拂,不停地变化着不同的画面,我们宛如在白云下穿行。清晨,雾气与炊烟混杂在一起,把美丽的村庄洒上一层薄薄的轻纱,村庄好似在云中飘浮,这些淡雾覆盖了三四十公里。在这几百公里的雪山脚下,松柏仿佛一道翠绿的屏障,把雪山腰间拉上一条巨大的绸带,山的脚下是茂密的次森林,次森林的山间是层层的针叶林,巨大的原始森林一直延伸到坡马边防站,这里水草充沛,大小河流为农业的合理布局提供了较好的条件,谷地的水电站为这里的旅游、生产、生活提供了便利。

从解放桥到坡马边防站,桥的西北面是一块几十公里的湿地,人说:“湿地是地球之肾”,一潭、一泓、一湾碧水映照着蓝天,大片大片的次森林倒映水中,清清的河水从草原心中走过,河岸上畜群点点,饮烟袅袅,各种水鸟在空中盘翔,满地的鲜花、五颜六色,把高低不等的地面打扮的无比秀丽。这里有着丰富的鱼类和充足的水生物质,给许多飞禽鸟兽提供了栖息地,一年四季这里养活了许多珍奇的鸟类,在这里生息繁衍。冬季来临,许多白天鹅、野鸭和其他鸟类因体弱而无法飞越天山、祁连山,而在此处养身越冬。这是它们从苏联顿河到这里唯一的港湾。夏季河岸上毡房点点,洁白的羊群散落在绿色的沼泽地带,一湾湾碧水倒映着蓝天白云,黄牛的一声吼叫,使原野上空惊鸟一片,无数白色的水鸟仿佛散落在空中的群星,飞鸟的叫声此起彼伏地划破了宁静原野的上空。
过了湿地,出现了一个乡村,人称天山牧场。这里曾经发生过强烈的地震,使几个村落变成了废墟,在党和人民的关怀下,在援疆省市的帮助下,使这片土地充满了安居乐业、人畜盛旺的局面。整齐的村落,笔直的街道,明亮的街灯如繁星点点,照亮了牧羊人的心房。清晨,当第一缕阳光洒向这里的时候,草原、村落、大地苏醒了过来。炊烟同晨雾交融在一起,把村庄笼罩上了一层白纱。牧羊人随着羊羔的一声叫声,畜群顿时沸腾起来,欢腾的牛羊向原野奔去,我望着渐渐离去的村落,在我的视野里,那片片铁皮红顶屋村落,仿佛是盛开在天山脚下的朵朵太阳花,染红了整个天山脚下,浸入了我的血管之中,顿时,我心潮起伏,也只有在伟大中国共产党的英明领导和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下,才取得了这样辉煌的前所未有的壮举。
百里高原一幅画、魅力高原昭苏情,给我留下了不但是它的自然生态美、草原美、菜花美、鲜花美、雪山松林美……更重要的是高原人的那种无法言表的精神美。这种精神不就是那首《拓荒之歌》所表现出来的吗?这首歌将永远激励我们年轻一代勇往直前。正如人们流传的那样:“高原茫茫故事多,拓荒人一路上把荒滩走过。几十载历经蹉跎,载的是边陲山河,不到天山非好汉,拓荒人爱唱这支歌,万古荒原悠悠过。拓荒人踩出了路,唱红了山河……朋友,这是一代人共同的回忆,一个火红的年代,那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翻开高原人的相册,都是一段美丽的风景画,是他们的信仰,共筑了边关不朽的丰碑。

朋友,你如果有兴趣的话,可去凭吊格登碑山顶将士们的那种精神,也可去圣祐庙,斗拱翘檐,龙头探海的气势,如果你时间充裕,可去夏塔石人旁观赏当年匠人们的工艺,那里有夏特古墓、温泉,还有木扎尔特冰川,还有龟形双峰山、阿合牙孜岩画等优秀的民族文化。
昭苏绿州,你是雪峰上、暮色云海间的一片绿色的海洋,又仿佛是雪峰上的一块巨大的翡翠,闪烁着光芒。南北挺拔的雪峰,仿佛是先辈们高大坚韧的脊梁,呵护着这片绿洲和高原人走过昨天、今天和明天,去迎接东方那拉提雪峰上的第一缕晨光……
昭苏,你是我神往、眷恋、激起我胸中千层浪的圣地,你是我心中一片绿色的海洋……
(图片来自网络)

作 者 简 介:
何太平,作家,作品多次获得全国和省市大奖,有文章在网络上广为转播。
伊犁锐角推荐阅读
【大美新疆】 何太平 || 雪峰上的绿色海沟——库尔德宁
【大美新疆】 何太平|| 沙彦哈达峰情思
【人生感悟】 何太平|阳光洒进杏花林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联系,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联系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