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尊智 原创】仓颉造字从这里燎原 ——首届仓颉文化艺术节追述(一)

写在前面云蒙山人:笔者从《仓颉小镇项目简介》中了解到,这里正在依托保安丰富的原生态、古文化资源,配合易地扶贫搬迁公建项目,挖掘保护仓颉造字和红色革命文化,开发建设祭祀主题广场、文化长廊、博物馆、农业观光及农特展销区,民俗饮食、康体养生等项目,实现文旅发展、产业脱贫、搬迁安居,打造集传统文化、教育科技、休闲度假、美丽宜居于一体的文化特色小镇。其中,仓颉造字遗址公园,又称“中华仓颉汉字文博园”是这个特色小镇的金字招牌,也是核心景点。进入广场,首先看到两通特别有纪念意义的石碑。左边是2014年11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颁发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仓颉传说》,右边是2009年6月陕西省人民政府公布、陕西省文化厅颁发的“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谷雨公祭仓颉仪式》。它们就像两只强有力的臂膀,托起仓颉小镇的明天。而提起这一切,离不开个重要的亲历、见证、奠基人,他就是曾任保安镇党委书记的柯尊智先生。近日,笔者专门拜访了柯先生,并做了采访,将分三期连载,今天刊发第一部分,敬请关注。仓颉造字从这里燎原——首届仓颉文化艺术节追述(一)文/柯尊智文化是一个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引领。深厚的文化底蕴是经济社会发展的软实力,孵化器。保安镇就是一个文化积淀深厚的洛南县西部重镇,这块古老的土地上,流传着神秘迷人的传说:街西窄口金台山峁,有沉香的“宝莲灯”、川坪有女娲补天时的三块遗石–大支鏊石(一个座落在黑潭村外洛河南岸坡根的灵龟石、一个座落在杨庄村文峪河东岸,一个座落于保安街东原保安紙厂房背后的石嘴山,构成了一个天然对称的独立的三角石嘴);还有八道河村后山的老君洞、二道河村碾子沟岭爱国主义红色教育基地,渭华起义红军司令唐澍殉难地和陵园等,给这块土地增添了别样的色彩。当然更为彪炳千古的是,这里是5000年前仓颉造字之地。仓颉,复姓侯刚,字颉,龙须侈侈,四目灵光。陕西白水人,轩辕黄帝左史官。传说,上古时期,黄帝南巡至洛水之滨,阳虚山下(今洛南保安镇许庙村东北角)。仓颉仰观日月星辰,天地变幻;俯察山川地理,蹄迒鸟迹。得神龟负书之天启,受丹甲青文之神授,首创二十八个汉字,从此结束了中华民族结绳纪事的历史。因造字有功,黄帝赐予“仓”姓。仓即苍穹,大也,曰仓颉。传说仓颉造字之日,天雨栗,龙蛇藏,鬼神泣。为了纪念仓颉,褒其造字之功,人们把这一天称为谷雨节。仓颉造字,结束了原始的结绳记事历史,开启了汉字文明新纪元。在洛南县保安镇许庙村阳墟山、盘底村元扈山(同玄扈山,盘底今与庙底村合并)、黑潭村留下了《阳墟鸟迹》、《元扈授书》、《墨染黑潭》、《灵龟负书》、《元扈凤图》五大造字遗址,至今犹存,成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仓颉首创二十八字,流布天下,秦相李斯仅识八字。历代帝王,达官名儒,纷纷前来,拜谒起敬,明清时为最。临崖欣赏,搭架铺桥,拜台高筑,临崖拓字,苦役黎民。百姓怨声载道,不堪其苦,为免苦役,趁风雨之夜,砍树背柴,割草泼油,焚崖毁字。清道光九年(1829年),洛南县令王森文,博学好古,深入群众,历尽艰辛,访得民间原字拓片正本,打磨石碑,勒石曰:“凤龟呈瑞,仓颉授书处”及二十八字并释文,立于阳墟山下许庙村道大路,以接待达官显贵、名儒雅仕、道人游客。凡经碑前者,文官下轿,武官下马,拜碑行礼,躬身离去。至此,周围不再遭受瞻仰接待之苦。其碑文后收藏于洛南县博物馆;清朝洛南县令王森文在洛南县城东门里修建了仓圣祠。从此,文明的火炬在这里点燃,成燎原之势,点亮了整个华夏民族,为中国成为四大文明古国鉴定了不可或缺的基础。之后,汉字嬗变,源远流长,成了世界东方的神奇文化,承载着华夏5000年灿烂文明。仓颉造字在洛南,《山海经》、《黄帝内经》、《辞海》等均有记载。《黄帝录》载:“黄帝坐于元扈之阁,与大司马容光、左右辅周昌、史官仓颉等百二十人临之。”《帝王世纪》云:“帝官中生,元扈凤至东阁。”《竹书纪年》载:“黄帝风感后言祭于洛水,见大鱼七日流于海,始得图书。”这里的洛水指保安盘底村元扈山龙崖下的洛河之水。《山海经》载“阳墟之山多金,临于元扈之水”。《洛南县志》云:“南巡登阳虚之山,临于元扈,洛讷之水,灵龟负书,丹甲青文,以授之。”《外史》又曰:“颉有德,生而能书,及长登阳墟之山,临于元扈之水,灵龟负,图书出,仓帝(颉)受之,遂究天地之变,仰观奎星元曲之势,俯察龟文(纹)鸟迹,山川之灵,指掌而创文字,造为六书。书成,龙藏鬼哭,以有文字恐人书之故也,天为雨栗雨金,以其浅天地之秘也。”《易经》云:“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系辞传》载:“上古结绳而记事,人世圣人易之,以书契。”其中的易之乃指仓颉造字。《荀子?解蔽篇》云:“好书者众矣,而仓颉独传者,一也。”《策海?大书》记载尤为清晰。仓颉造字遗址包括阳虚山、元扈山、墨染黑潭、灵龟负书等。阳虚山座落于洛南县城西北24公里处,与元扈山隔洛河对峙。传说为仓颉造字处。《策海·大书》载有:“仓颉登阳虚之山,临于元扈之洛水,灵龟负书,丹甲青文,仓帝受之,遂穷天地之变,仰观奎星圆曲之势,俯察龟文、鸟迹、山川,指掌而创文字。”如是众多史料证明洛南为仓颉造字之地是确凿无疑的。元扈山系秦岭脉系,座落于洛南西北四十六华里,原保安区保安乡所辖的盘底村境内,隔洛河水与庙底村相望。轩辕黄帝南巡到此御览胜景时,一只凤凰嘴叼黄筪落在面前,黄帝深感奇妙,速速跪拜,忙令大司马容光、周昌、左史官仓颉开筪同观,原是巡视记录图,尚有日、月、山、水、鸟、鱼、兽蹄等图形,跪拜礼毕,凤凰展翅飞去。此景,引起了黄帝的一番思索,黄帝对阳墟山“朝天子洞”,观赏了许久许久,恋恋不舍,离此西去,这就是“元扈凤图”传说。黄帝离开元扈,仓颉留阳虚,居阳虚山“朝天子洞”,开始造字。昼观日光山川,雨雪霁晴,鸟迹兽蹄,夜观月光水影,奎星元曲,星罗天象,指指画画,凝思琢磨,周而复始,造出了我国最早的28个字,呈报与黄帝,黄帝大喜,钦示各方传扬,于是,我国最早的文字产生了。这就是“阳虚鸟迹”的来历。仓颉登阳虚,溜洛水,聚精会神,琢磨记事符号,破解结绳刻道记事之难。一天在河中捞鱼,见到一位农夫,抓到一个大乌龟,看到龟背上纹路花点,整齐排列,错落有致,农夫拿给仓颉看,仓颉仔细端详,感到神奇,仓颉征得农夫同意,把乌龟带进了山洞,看着乌龟,画来画去,一个像龟一样的字产生了,这就是最早的“龟”字。仓颉用石刃在龟背上不停刻画,龟疼而乱跑,血流不止,仓颉提到河里洗,一不小心,龟滑脱水中,一溜烟在浑水中逃脱,仓颉悟出遐想,便有了“玄龟负图出洛水”和“御书出洛授仓颉”的典故,这就是“河图洛书”的来源。仓颉在阳虚山造字,在黑潭涮笔,久而久之,一汪清泉变黑水,千年犹黑,为了纪念仓颉,把这潭水所在的村命名为黑潭村,村的西边有一潭乌黑的泉水潭。2000年左右,被该村一位致富的商户出资修围墙予以保护。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柯尊智,男,漢族,洛南縣洛源鎮人。中共黨員,1984年參加工作,先後在洛南縣石門區、保安鎮、景村鎮、廟臺鄉、農業局、公證處擔任副區長、鎮長、黨委書記、副局長、主任等職。現轉任洛南縣司法局副處級職級公務員。工作之餘,勤習寫作,酷愛書法,作品先後在《當代陝西》、《商洛日報》《山泉》雜誌刊發。偏好雜文寫作。書法傳承顏、歐之風,多以行楷呈現。在洛南县保安镇担任党委书记期间,于1998年春主导筹备举办了首届仓颉文化艺术节。在歷史文化底蘊深厚的洛南,誠拜文化藝術界先達爲師,虛心學習,不斷進步,成为不断丰富自己崇尚文化藝術之饗!郑金民,男,洛南县林业局干部,洛南县作家协会理事。
文艺顾问: 韩殿盈 刘剑锋 李 斌 王瑞祥 杨克江 张乐平 李智慧 董建凯 萧 军 编辑指导: 乐俊峰 王秀峰 赵 英 张芬哲 胡小龙协作媒体: 禹平文学 秦岭文学 松风阁语 大乾州 细语华阳主 编:张秀芳副主 编:李书盈 郭当锋 彭君婵温“馨”世界,春暖花开。文学大舞台,有才你就来。新朋与旧友,在此乐开怀。书“香”家园,独树文坛。读如溪汇海,写似木燃火。赏析与创作,花果两衬托。丰“盈”灵魂,推介美文。人生有翅膀,文学是力量。千古长河叹,一缕白月光。乐“秀”自我,繁荣创作。太阳固灿烂,月亮也温暖。星辉映前路,萤火莫自惭。推介老友,培植新人;尊重传统,鼓励创新;馨香盈秀,不忘初心;文学路上,一生追寻。欢迎订阅、投稿、转发、留言……您的关注让我们不忘初心,砥砺前行!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微信投稿:wx18729698387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联系,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联系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