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敬杰:母亲河流穿行记

点击上方关注我们
母亲河流穿行记
高敬杰
黄河、汾河、渭河、洛河流域,堪称中华民族的发祥地,四条河流也是秦晋两省人民的母亲河。上世纪90年代初,我穿越四条母亲河的一次行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那一年的七、八月间,北方多雨,尤其是多大到暴雨。生长在孤峰山腰的我,从小远离河流,第一次见识了充斥视野的浩淼大水,感知了洪水无情的巨大威力。其时,我正经营着万荣县教育局印刷厂,业务需要我去陕西渭北和陕北的几个县市接洽商谈。按说这一方向的行程路线,应从禹门口铁桥过黄河较为近便,但当时我国的交通事业还很落后,往往一河之隔的目的地,却要绕行许多冤枉路(例如《望河兴叹成记忆》所记)。这次出行,恰遇禹门口黄河大桥维修不能通行,于是我们只好开车绕行百里之外的风陵渡轮渡过黄河。
那天,我和司机宏一早起身,开车路过临晋、永济直奔风陵渡。一路上,公路两侧的树壕和田野里低洼处仍有很多积水,雨后出行,司空见惯。车过永济接近风陵渡时,从山根公路上远望黄河滩涂,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黄色的汪洋。好在风陵渡河段水阔流缓,轮渡正常。
我们很快过了河,到港口(潼关县城旧址,因三门峡修水库,该地处于库区,将县城搬迁到山上)直上潼关县城.,沿西潼公路西行。我们翻沟、下山,刚过孟塬,离华阴县城尚有数公里,前面的车就堵了一条长龙。由于当时的道路獈窄,且车流量很大,这段路经常堵车,常常一堵就是半天甚至几天。我们焦急的等待了几个小时,但长龙般的车流仍不见前移。于是我和司机硬着头皮见缝插针般的往前一点一点地蹭(我们的车小,且堵得车都是同向行驶的,对面没车过来)。就这样蹭了一个多小时,前面远远看见华阴县城入口处,有交警在执勤。大车一律禁行,小车可从县城绕道。
我们挪到跟前才看见,县城入口以西几十米处的一座桥梁昨晚被从华山上奔泄而下的洪水整体冲塌了,两辆倒霉的小车恰遇此难,坠落沟底,310国道因此中断。在断桥上游不远处有几台推土机正在抢修便道(洪水已过)。因最近连降暴雨,华阴、华县县城至大荔的平原地带(黄河、洛河、渭河冲击而成)犹如南方水乡,浩淼无迹。小车下到县城,往西行数里可从乡村小道返上310国道,大车则只能等到便道修通后再走。
我们从华阴县城绕出后,找了个老乡给我们带路(给人家十元钱)。老乡领我们从一个村子经过,该村村口也设了卡子。有人守岗收钱,我们交了十块钱后才让通过。这个村子有一条路往上直通山根的310国道。
我们返回西潼公路,再行十多公里到罗敷(华阴辖地)。罗敷往北有条公路叫大华公路,连跨渭河、洛河至大荔。我们去渭北,按说应从此向北而行,但因近期渭河、洛河流域连发大水,该路已淹没于水下,不能通行。我们只好继续西行到渭南,再转向北行。
由于堵车、绕路的耽误,赶到渭南就已经夜幕降临。我们只好在渭南歇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启程再走。当时渭南往北有两座渭河大桥,东边的一座老桥由于跨度短,北边引桥路段已被大水淹没,不能通行。我们只好从西边的新桥上越过渭河。当车驶上渭河大桥时极目远眺,两岸护河大堤内一片汪洋,水面比平时宽了几十倍。庄稼全泡在水里,水面仅露出一簇簇树稍。。
我们沿108国道一路北上,洛河从大荔城外流过。洛河、渭河与黄河之间的大华平原如同泽国,所有道路全部中断,一个个村庄如同孤岛。只有武警部队的冲锋舟往返期间,为群众运送救援物资。
我们经澄县,过白水到蒲城,在澄县与白水交界的山沟里,洛河奔流而下。一座三眼桥横跨两岸,平时桥面距水面足有两丈余高。我们经过时,虽然大水已退,但桥面遗留的泥沙碎屑依然醒目。这是多么大的水啊?其危害让人想来后怕!
我们从蒲城继续北上,来到陕北黄陵县。黄陵县城建在川道,有条小河叫沮河,绕城流出,伴着西榆公路由西向东往洛川方向流去,在交口河镇(洛川辖地)附近汇入洛河。当我们从黄陵往洛川行时,发现沮河的水量不仅大了许多,河上架的所有木桥,都荡然无存被水冲走,而且流向发生了逆转,一贯的自西向东流,这时却自东向西流。我们很是惊奇,经打听,得知原来是洛河流域发了大水,倒灌回沮河,迫使沮河改变了流向,堪称自然奇观!
黄陵与洛川交界的地方有个镇店叫交口河镇(大概因洛河与沮河在此交汇而得名)。延安地区的一个大型工厂——延安炼油厂就建在洛河的臂弯里,西榆公路从厂区穿过。由于炼油厂建在这里的缘故,西榆公路黄陵—洛川—富县一线,路上近乎有一半跑的都是大型油罐车,送原油的或拉成品油的车络绎不绝,使该路段非常繁忙。
我们的车行至交口河镇时,映入眼帘的却是大水退去后的一片狼藉。公路及厂区全被二尺余厚的淤泥覆盖,几十吨、上百吨的油罐横七竖八、杂乱无章地陈列在路旁。在公路一旁靠河湾的生活区 ,公寓楼二层楼的窗口还留着大水浸漫的泥渍。工厂已经停产,路上也没有了以往的繁忙。很难想象水势的巨大,不仅漫上河堤而且漫上河堤以上两层楼高的所有地方,堪称千年不遇!到洛川后,听说是洛河上游某大型水库溃坝,使沿途河道洪峰流量瞬间增大数十倍,突发的洪峰给下游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和生产生活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
我们从洛川沿西榆公路行至与309国道交汇处的茶坊(富县城郊),即要拐入309国道去宜川,看到在路边的小河里(或是溪流),许多人在刷洗被淤泥浸泡过的家具和衣物。经询问是因穿城而过的洛河洪水,曾淹没了富县县城所致。
我们的行程路线是从宜川沿309国道往东返回,过壶口,经吉县、乡宁,再折转到襄汾的汾城往新绛、稷山方向回家。第四天,我们一早从宜川出发,过壶口铁桥时,数里外的黄河瀑布声犹如万马奔腾,震得山谷轰轰隆隆。
随后就进入吕梁山。当我们爬上管头山头,往吉县方向下山时,因为暴雨冲刷,使山上一块巨大的岩石(扇车般大小)周围的泥土流失而滚落在公路当中(当时的国道并不比现在的乡村道路宽多少,两辆车会车都有困难)。好在当时路上没有大车通行,未发生堵塞。我们赶到巨石跟前一看,数十吨重的庞然大物,人力根本奈何不得。要等公路部门派机械车辆前来清理,但当时根本无法联系。况且山顶的碎石还在不停地往下滑落,更大的塌方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显然此地不可久留。司机宏反复看了看,巨石右边的路外尚有一溜斜坡,我们的车小,空隙够了,但从斜坡通过一旦打滑,必将坠落悬崖,车毁人亡。通过虽有危险,但等待并不安全,且无期限。反复掂量后,我们决定通过。宏驾车,车左轮碾在路边,右轮碾在斜坡,斜着往前行走,我在前边观察引导,总算闯过了难关。
当我们从吕梁山上下来后,赶到新绛县城时,天已黑了多时。我们绕出县城,过了汾河桥往稷山方向走时,越往前走积水越深,眼看淹没了轮胎。而且我知道再往前火车路的桥洞下地势更低,肯定水也更深,是绝对过不去的。我们只好将车倒退回来,重返新绛县城。还好,城内街上积水不深,我们沿向西的老街往新绛纺织厂方向前行,总算顺利上了公路。新绛境内的汾河都涨水了,稷山的汾河桥不知能否通行?因此,我们一路驾车狂奔。车到稷山后,汾河河堤上一长串火堆,集结了许多防汛抢险的人们,万幸桥上还能够通过。过了汾河桥,就算安全了,我们悬着的心也终于落回了心窝。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听说,因汾河流域连发大水,新绛、稷山、河津一带河水泛滥成灾,道路全都中断,发往各地的客运班车全都停运。所幸我们在汾河洪峰下来之前,通过了新绛、稷山的危险路段,平安回到了万荣。
这次出行,我们穿越了秦晋两省黄河、渭河、洛河和汾河等几条流经黄土高原的较大河流,行程近千公里。一路饱览了洪水给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和生产、生活带来的巨大危害和灾难,深感生态环境保护和河流综合治理的事关重大和形势迫切。为此,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二十多年过去了,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改革开放,奋发图强,我国的国民经济不仅翻了几番,飞船上天,嫦娥奔月,综合国力日趋强大。而且长江葛洲坝、三峡大坝,黄河小浪底等大型水利枢纽工程建成,也标志着我国生态环境保护和河流综合治理的巨大成就。而我牵挂的母亲河综合治理也今非昔比。如今,不论是黄河、汾河,还是渭河、洛河,宽厚坚固的河堤不仅彻底治服了水患,确保了沿岸人民群众生命财产的安全,同时,沿河公路的修通,也为人们的观光旅游和运输出行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一座座跨河大桥犹如彩虹,更是一道道美丽的风景!当年的洪水泛滥,危机重重,已成为不可再现的记忆。为此,我更加感到今天生活的幸福,也更加感念中国共产党的英明伟大,也更为我们的祖国而骄傲自豪!
作者简介
高敬杰,1957年8月出生,万泉桥头人,中共党员,大学学历,中学高级教师。曾受聘运城市第三届督学,任万荣县教育局办公室主任。作为特邀嘉宾出席第五届中国教育家大会。先后在国家及省市级报刊发表通讯报道、经验论文、文学作品等200余篇。
东山文学·山西
用心做纯文学平台
⊙版权声明:图片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责编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欢迎您原创投稿)
⊙总 编:解大斌
策 划:王国珍 李红伟
主 编:张文红
⊙总 期 数:第九十期
无论是风里,还是在雨里,东山文学都在这里守候着你~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联系,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联系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