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剧《哭牌算命》一开口现场沸腾

《何文秀》越剧,明嘉靖年间,海宁恶霸张堂,依仗干爹严嵩权势,横行不法,民怨沸腾。书生何文秀偕妻王兰英上京赴试,路过海宁,与张堂邂逅。张堂欲图霸占王兰英,设下圈套,诱使忠厚老诚的何文秀堕入彀中。张堂在调戏王兰英并逼奸不成之后,恼羞成怒,制造冤狱,陷害何文秀何文秀越剧传统剧目。明嘉靖年间,海宁恶霸张堂,欲图霸占王兰英,设下圈套,诱使忠厚老诚的何文秀堕入彀中,制造冤狱,陷害何文秀。故事源于明传奇《何文秀玉钗记》,四十年代由陶贤改编为越剧。
剧情简介
  明嘉靖年间,海宁恶霸张堂、依仗干爹严嵩权势、横行不法、民怨沸腾。书生何文秀偕妻王兰英上京赴试,路过海宁,与张堂邂逅。张堂欲图霸占王兰英,设计圈套,诱使忠厚老诚的何文秀堕入套中,张堂在调戏王兰英,逼奸不成之后,恼羞成怒,制造冤狱,陷害何文秀。海宁知县贪赃枉法,官官相护,将何文秀屈打成招,张堂又买通解差,欲加暗害。幸解差王德仗义,私放何文秀逃走。张堂既害何文秀,又追抢王兰英,兰英逃至杨家茶馆,被杨妈妈所救,遂随同杨妈妈一家避居九里桑园。三年后,何文秀改名王察,官为巡按,微服察访民情,在海宁访得了张堂无数罪迹,也访到了王兰英的下落。为了有利于剪除张堂,为民除害,不能与久别的妻子会面,只得假借算命劝慰兰英,并安排兰英至巡按衙门伸冤告状。巡按上堂,张堂气焰嚣张,在大量确凿的证据面前,不仅不认罪,反而对何文秀进行恫吓威胁。何文秀为了正法纪、雪民愤,不顾“丢官削职难保命”的重压,断然将张堂处斩。作恶多端的权贵义子张堂终于难逃法网。
剧目历史
编辑
  《何文秀》是越剧的传统戏。原来有上下两本,分两晚演完。上本描写何文秀本是官家子弟,父亲做大官,自己是秀才。后来受奸臣严嵩之害,全家遭殃,只有何文秀逃出来,靠唱道情维持生计。那天王兰英的父亲做寿,叫何文秀来家唱道情,王兰英见何文秀身世可怜,又有才有貌,叫丫鬟领他到花园相见。当时出于同情和爱慕,赠银给他读书赴考。谁知被王父撞见,认为女儿与唱道情的穷小子私订终身,辱没了门风,把何文秀与王兰英装在麻袋里沉入水中处死。王母疼爱女儿,暗地命总管撩起麻袋,救出二人,命他们成婚之后逃往外乡。
  他们小夫妻逃到海宁。当地首富张堂依仗严嵩的势力,鱼肉乡民,无恶不作。他看中了王兰英,设计陷害何文秀。后来何文秀被狱卒(或解差)救出,王兰英也被开茶馆的杨妈妈救下。这是上本的故事。
  下本就是著名的“桑园访妻”、“哭牌算命”、“除奸团圆”。
  何文秀二次遇救逃出以后,做了官(巡按),到海宁微服私访。他打听到妻子的住处,正逢妻子为他做三周年祭,他因张堂末除,怕走漏风声,没有马上和妻子见面、相认,却假装算命,替妻子写了状子。最后处决了张堂,夫妻团圆。
  最早这戏上下本连续演出,后来因为“肉头”(精彩的部分)主要在下本,所以往往专演下本。
  这出戏从剧情来看,没有脱出“公子落难后花园,金榜得中大团圆”的老套子。不过它到底还是涉及了善与恶的斗争。其中的“桑园访妻”、“哭牌算命”确有特色,算是“骨子老戏”,经常演出,观众很喜欢,非常熟悉这两场戏的情节和主要的唱词唱腔。
演出历史  越剧骨子老戏。
  1953年1月5日由芳华越剧团重新整理在丽都大戏院首演。陈曼执笔,司徒阳导演,仲美舞美设计,郑传当技导,连波作曲。尹桂芳饰何文秀,许金彩怖王兰英。[1] 尹桂芳在《行路》、《访妻》唱段中,将越剧早期[四工调]与尹派唱腔有机融成一体,听来优美舒展,明快流畅。在《哭牌算命》唱段中,借用了苏州弹词和杭州武陵调,使之富有浓郁的喜剧色彩。这些唱段已收入1982年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的《越剧小戏考》。尹派弟子均以此剧为尹派擅长表演的剧目,很多弟子演出过该剧。
  上海飞鸣越剧团于文革前亦由沈明华领衔主演过该剧,采用了与芳华越剧团不同的演出剧本。陆锦娟先生曾替演过几次。
剧本唱词
第一场 遇霸  何文秀: (白) 娘子, 随我来——(唱) 轻舟越过千里路 岸上风光美如图 ,王兰英: (唱) 望长空, 双双燕儿冲霄过 , 它也是, 夫唱妇随奔前途 , 何: (唱) 看池塘, 鱼儿对对戏碧波, 它也是, 情投意合永相和 , 何: (唱) 娘子啊, 行来已是海宁城 , 兰: (唱) 官人啊, 晚霞满天早投宿 , 何: (白) 仁翁—— (唱) 小生名唤何文秀, 祖籍家乡在常州 , 雪案萤窗几春秋,书剑飘零系乡愁 , 今日里 , 赴京待试过宝地, 欲洗风沙把旅店投 , 张堂: (唱) 旅店繁杂不方便, 寒舍宽敞客可留 , 何: (唱)我与你, 萍水相逢怎打扰 , 张: (唱) 我对你, 一见如故喜心头 , 今日有缘来相识, 愿订金兰结知友, 何: (白) 还未请教仁翁尊姓 , 张: (唱) 姓张名堂阀阅后, 愿与你 , 吟诗会文共相守 , 何: (唱) 他那里 一片殷勤情谊厚 , 快心热肠世少有 , 盛意相邀怎相却, (白) 哎呀, 不可啊 , (唱)异乡客地 , 行止谨慎免疏漏 , (白) 仁翁 (唱) 我携妻挈眷同行走 , 这海宁不能多居留 , 打扰仁翁不相宜 , 旅店小憩无苛求 , 知遇之情感不尽 , 这邀留之情我心领受第二场 中计  王兰英: (唱) 官人勤读惜寸阴 , 我亲奉香茗敬夫君 , 何: (白) 如此有劳 (唱)娘子啊—— 昔日里,梁鸿孟光传贤名, 今日里,文秀何幸配兰英, 你本名门千金女 , 我是穷途落魄人 , 兰: (唱) 知音何必论门庭 , 何况你, 满腹经论有前程 ,你虽是, 合家受难遭颠沛 , 定能够, 驱散乌云见光明 ,何: (唱) 恨严嵩, 结党营私专朝政 , 害得我, 父母双亡祸灭门 , 为谋生, 我渔鼓简板吐不平 , 道情唱到绍兴城 ,得遇娘子怜忠良 ,牡丹亭上赠花银 , 兰: (唱) 想不到, 爹爹误认有私情 , 整家规, 要逼你我江中沉 ,何: (唱) 幸蒙岳母明大义 ,黑夜相救双逃奔 , 从此是, 同命相怜共相依 , 兰: (唱) 从此是, 形影相随心连心 , 我怜你, 龙困沙滩难飞腾 ,我敬你, 胸怀鸿图志凌云 , 仰慕情深托终身, 何: (唱) 我是因祸得福结良缘 , 娘子啊, 你为我, 断了堂上父母情你为我, 抛头露面走风尘 , 这恩重如山无以报 , 我魂梦不安心不宁 , 兰: (唱) 官人啊 患难夫妻共死生 , 道什么谢来讲什么恩 , 愿只愿 , 你春风早得意 ,我离乡背井无怨声 , 愿只愿 , 恩爱夫妻能白首 , 我受苦受难也甘心 , 何: (唱) 娘子勉励谨记心 , 我和你 , 生死祸福永不分 , 有朝一日步青云 ,我定要 , 整饰朝纲除奸佞 , 到那时 , 伸冤雪恨报父仇 , 凤冠霞帔谢夫人, 兰: (唱) 飞针线, 为官人缝制罗衫 , 明日里, 重束装, 再度关山 , 但愿得, 遂壮志, 云开雾散 ,衣锦归, 谢高堂, 骨肉重圆 ,兰: (唱) 樵楼二更响耳畔 , 独对孤灯心绪乱 , 想起了店家方才吞吐言 , 愁云阵阵心头卷 ,灯残更见月临窗 , 兰: (唱) 玉漏三更心愈寒 ,左等右等夫不转 , 望穿秋水坐立难安 , 莫不是, 官人他吟诗会文误时间 ,莫不是, 今夜晚忘了叮咛把杯盏贪 , 莫不是, 那张堂另有巧计内中瞒 , 莫不是,鸿门宴, 酒席之间起祸端 ,夜愈深心愈寒 , 等得我愁肠百转, 神思昏倦 , 张: (白) 小娘子啊 , (唱) 你夫量小酒喝醉 , 在我府中昏昏睡 , 怕你在店挂心怀 , 我特地夜半送信来 , ,张: (唱) 你独守空房夫不回, 冷清清, 还是区区来作陪 , 小娘子啊—– 自从那日将你会, 我神魂颠倒把相思害 , 今夜你夫不能归 , 天赐良机莫相推 , 兰: (唱) 你色胆包天无羞愧 , 枉穿衣冠是兽类 , 调戏民女该有罪 , 唤地保, 绳捆索绑送衙内 , 张: (唱) 我父为官列三台 , 干爹严嵩居相位 , 一呼百喏谁敢违 , 你叫破喉咙无人来 , 来来来 , 今宵织女把牛郎会 , 明朝保你有富贵
第三场 狱中  天昏昏,地沉沉,日月无光,飞来祸,冤狱深,愤对上苍,愤对上苍!我文秀,与世人,素无怨恨,三春日,哪来这,无情风霜。昨日里,与娘子,互诉衷肠,张管家,送来了,请帖一张,我过府,去赴宴,饮酒过量,昏沉沉,卧书房,醉入梦乡。谁料想,醒来时,祝从天降,但见梅香一命亡,道道绳索将我绑,踉踉枪枪到公堂,详什么因奸不成枭梅香,那海宁县毒刑逼供我身难挡。如今是,冤沉海底天理何方?为什么无辜人遭此灾殃?遥念兰英难相见,高墙铁窗隔阴阳。要聚首除非是梦里鸳鸯,梦里鸳鸯!清白人怎遭之不白冤枉! 王德: (唱) 命悲凄祸临门 , 暮年失子痛难忍 , 更可叹, 我儿病死无钱葬殓 , 今日我狱中当值, 意乱纷纷 , 王兰英: (唱) 昨日里你赴宴不归我急断肠 , 多方探听音讯渺茫, 今日里店小二仗义把路引 , 我才赶来狱中探夫郎 , 谁料你, 披枷带锁遍体伤 , 官人啊, 你无故怎会犯法网 , 何: (唱) 那一日张堂设宴殷勤让 , 我情意难却酒过量 , 醉卧书房想不到横祸从天降 , 兰: (唱) 官人啊, 可叹你我太善良, 看不透张堂人面售心肠 , 那一日你受骗张家去赴宴 , 贼张堂, 夜半三更进店房 , 逼奸不成心怀恨 , 定是他设计害夫蒙冤枉, 何: (唱)却原来, 我错将鸱枭当凤凰 , 贼张堂毒如蛇蝎狠似狼 , 兰: (唱) 官人啊, 我要上府衙去告冤状 , 何: (唱) 张堂奸诈须提防 , 你若是抛头露面去杭城 , 只怕是羊落虎口鱼如网 , 娘子啊, 你休流泪, 忍悲伤 , 我肺腑之言你记心上 , 我已成冤狱无生望 , 你速离海宁免灾殃 , 往事且当梦一场, 你回转家乡伴高堂 , 休将文秀再思念 , 我愿你另配良缘, 重选郎 , 兰: (唱) 官人啊, 患难夫妻情谊长 , 我岂能另抱琵琶别嫁郎 , 我腹有身孕已三月 , 何: (白) 娘子 , (唱) 我伸冤雪恨有希望 , 娘子啊, 多珍重, 节哀伤 , 生下儿女好抚养 , 若能够, 无病无灾长成人 , 要叫他, 两代深仇不能忘, 合: (唱) 生离死别欲断魂, 相逢只待梦三更 , 王: (唱) 他那里, 满怀悲愤吐怨声 , 我这里, 心潮起伏恨不平, 何文秀分明是无罪人 , 我落井下石心怎忍 , 只道是欺天难欺心 , (白) 也罢 (唱) 当机立断主意定 , 王: (唱) 你休惊怕, 莫担心, 王德不杀无辜人 , 老汉我, 长年当差在公门 , 见过了多少黑暗事不平 , 那张堂伤天害理情不容 , 我就是失娇子也不昧良心 , 纵然是, 眼前冤狱无力平 , 老汉我, 我也要救你去逃生 ,
第四场 私访  何文秀: (唱) 春风送暖万物新 来了我文秀再世人 三年前, 我身蒙奇冤险遭害 多亏了, 义父放我去逃生 改名王察上京城赴考得中第三名 奉旨巡按到海宁 微服私访察民情 要访张堂罪和证 再访我妻王兰英但愿得 患难夫妻重相聚 再鼓琴瑟乐和鸣 何: (唱) 那老丈家破人亡受害深 文秀我也是一样仇来一样恨 恨只恨, 奸相专权乱朝政 狐群狗党害苍生 今日我身为巡按掌官印 我定要伸冤报仇雪民愤 一路行, 一路看市镇乡村闹盈盈 张堂恶迹充耳闻 娘子踪影无处寻 寒来暑往三年整 魂牵梦绕思兰英 那一年, 她临别之时身有孕 谅必是, 今日定有小娇生 娘子啊, 不知你今在何方地 不知你母子可安宁 不知你虎口怎脱险 不知你三年如何度光阴 左思右想心不定 娘子啊, 你究竟是死还是生
第五场 桑园访妻  走啊!路遇大姐得音讯,九里桑园访兰英。行过三里桃花渡,走过六里杏花村,七宝凉亭来穿过,九里桑园面前呈, 但只见一座桑园多茂盛,眼看人家数十份,那一边竹篱茅舍围得深,莫非就是杨家门? 待我上前把门推,为什么青天白日门关紧?耳听内边无声响,不见娘子枉费心。 屋旁还有纸窗在,我隔窗向内看分明。 啊呀!窗口高来看不见,噢,有了!垫块石头就看得清!文秀举目向内望,只见一间小草房,小小香台朝上摆,破木交椅分两旁, 三支清香炉中插,荤素菜肴桌上放。 第一碗白鲞红炖天堂肉,第二碗油煎鱼儿扑鼻香,第三碗香芹蘑菇炖豆腐,第四碗白菜香干炒千张, 第五碗酱烧胡桃浓又浓,第六碗酱油花椒醉花生。白饭一碗酒一杯,桌上筷子又一双,看起来,果然为我作三周年,感谢娘子情义长。
第六场 哭牌  王兰英):官人,随我来—— 手扶灵牌草房进,不由兰英泪纷纷。官人屈死已三年,这血海深仇何日伸? 何文秀):娘子声声哭官人,不由我伤心泪难忍,可怜她为我受尽苦,三年守孝到如今。如今她还未知文秀死,我急忙进内去相认。哎呀,慢来,我此番虽然巡按到海宁,却是改名又换姓,立志要除张堂贼,与海宁把心雪仇恨。若是此刻将妻认,定然难瞒杨家人。万一风声传出外,被张堂知道有了准备就除不成。我且忍耐,慢相认,文秀权做狠心人。好在是,我妻下落已分明,但等到,除却贼子再夫妻认。 王兰英):对灵牌,箭穿胸,泪似潮涌。痛官人惨遭惨死,白首难共。 何文秀):见娘子痛哭伤心,果然她夫妻情重。娘子呀你不必悲痛,就可以破镜重逢。 王兰英):夫啊夫,你泉下冤魂若有灵,保佑儿人事早日懂,但求能替夫报大仇,我就是粉身碎骨也含笑容。 何文秀):如今我身为巡按有权柄,报仇雪恨能成功。那时侯,夫妻重逢,聚天伦其乐融融! 王兰英):官人,夫啊!声声叫夫夫不应,斑斑血泪肝肠断,想当初形影相随不离分呀,到如今只有你灵牌将我伴。叹娇儿年幼不懂事,到何日才能替夫去伸冤呀?官人!夫呀,官人,夫呀!阴魂有灵将我带,死后夫妻重团圆!
第七场 算命  何文秀:清早起来出了城,要劝慰我妻王兰英, 白布招牌手中拿,善观气色写分明。 急急行来不停留,九里桑园叫算命。 白:测字算命啊– 王兰英:耳听有人叫算命,想起我夫何官人, 我看他平日毫无夭寿相, 为什么青春年少就丧了命,啊呀,丧了命。 看来面相难作准,看来生死早注定。 何文秀:命中好来命中坏,吉凶祸福能料定, 算得准来再付钱,算不准来不要银。 王兰英:先生自称算得灵,请他与官人算一命, 怎奈是家道贫穷日难度,哪有银钱来算命。 何文秀:我这里声声叫算命,不见杨家有动静, 难道兰英未听见,难道家中无有人, 哦,想起了杨家家道贫, 莫非是无有银钱来算命。 我本是京都出来的王先生, 特到海宁来扬扬名, 大户人家叫算命,命金要收五两银。 中等人家叫算命,待茶待饭待点心。 贫穷人家叫算命,不要银子半毫分。 倘若家中有小儿,先生还要送礼金, 倒贴铜钿二十四文,送给小儿买糕饼。 王兰英:先生说话真奇闻,句句打动我兰英心, 既然是穷人算命不要银,还是请他算一命, 待我上前启柴门。 何文秀:测字看相,算命呀– 王兰英:不可啊……想起了我是青春守寡人, 倘若先生年纪轻,这流言蜚语我更难禁。 何文秀:声声高叫无人应,倒叫文秀心不定, 难道我今日虚此行。放声再叫各位听。 我的算命非别人,冤枉大事也算得清。 王兰英:冤枉大事也算得清,看来这先生有本领。 我还是禀明婆婆将他请, 算一算我夫的冤枉何日申! 何文秀:待我算来。 时辰八字排分明,文秀要算自己的命, 别人的命儿我不会算, 自己的命儿我算得准。 杨妈妈白:先生侬请坐,请坐。 何文秀白:啊,妈妈我一不褒奖,二不奉承, 照命直算。 妈妈听道: 左造男命二十一,命里规定说终身, 他祖上家业全无份,自立成家闯前程。 出身原是官家子,父母爱他掌上珍, 上无兄来下无弟,他是无姐无妹独一人。 一周二岁娘怀抱,三周四岁离娘身, 五岁六岁无关口,七岁八岁上学门, 九岁十岁有文昌关,十一十二倒安宁, 十二算到十七岁,白:哎呀,妈妈。 杨妈妈白:作啥? 何文秀:十七岁上有灾星! 杨妈妈白:灾星,啥个灾星啊? 何文秀:十七岁命犯天狗星,无风起浪波涛生。 朝中奸贼来残害,害他全家一满门, 只有此命能逃生,他是穷途落魄去飘零。 可比瞎子过竹桥,破船渡江险万分。 幸得红鸾喜星照,路逢淑女私赠银, 男无聘金为表记,女无媒证自成亲。 杨妈妈白:哈,哎呀,勿错,先生呀, 侬算格和我干女儿讲的来是一点都不错。 先生,那后来呢? 何文秀白:待我算来。 唱:十七算到十八岁,哎呀,妈妈! 十八岁又逢大难星。 牢狱之灾飞来祸,人命官司带在身。 命犯小人暗相害,受屈含冤命难存。 王兰英:我那屈死的官人哪…… 杨妈妈白:啊呀,她又哭了。 何文秀:耳听娘子哭悲声,文秀心中实不忍。 我只能借着算命暗相劝,劝慰娘子莫伤心。 白:啊,妈妈,此命是还好呀,是还好。 杨妈妈白:啥,人也死了,还好得出来。 何文秀:幸亏又逢贵人星,贵人相救得重生, 十八过去十九春,独占青龙交好运, 今年正当二十一,金榜得中做公卿。 目下夫妻可相会,破镜重圆得欢庆。 杨妈妈:啊呀,好哉。先生说话不中听, 胡编乱造哄骗人,我女婿死了三年整, 哪有人死再复生。 何文秀:妈妈,你们休要不相信。我此命算来一定准, 他命中实在不该死。目前还在世上存。
第八场 雪冤  何文秀: (白) 告状人王兰英 , 上告本县恶霸张堂 , 见色起心欲占兰英 , 自杀梅香陷害我夫 ,海宁县官官相护, 贪赃枉法 , 将我夫活活屈打成招 , 狱卒受贿 , 于狱中毒死我夫 ,小妇人, 沉冤三载申诉无门 , 状乞青天大人 , 明察秋毫明辩罪责, 哀哀上告, 哀哀上告 , 王兰英: (唱) 血口喷人太奸叼 , 仗势欺人谁不晓 , 我夫受害死得惨 , 三载沉冤恨未消 , 望大人为民除害伸民冤, 明镜高悬察秋毫 , 张堂: (唱) 何文秀杀人罪已招 , 她们是信口雌黄胡乱道 , 刁妇挟嫌来诬告 , 按律严惩莫轻饶 ,店小二: (唱) 何文秀受骗张府把酒饮 , 张堂他黑夜调戏王兰英 , 我救兰英他事未成 , 他竟然, 将我赶出店堂门 , 王德: (唱) 何文秀屈打成招进牢房 ,张兴寻我传主命 , 给我纹银二十两 , 他要我 , 暗害文秀一条命 , 杨妈妈: (唱) 何文秀遭害祸未了 , 张堂他 , 又抢兰英施强暴 , 我为打不平毁茶馆, 官官相护状难告 , 张: (白) 大人 , (唱) 刁民取闹压官绅, 我也有状纸来告呈 , 张: (白) 何文秀 , (唱) 你冒名顶替得功名 , 犯下欺君罪非轻 , 一封快书进京城 , 管叫你丢官削职难保命 , 何: (唱) 恫吓威逼枉费心 , 天塌地陷我承担 , 这张张状纸将你告 , 天怨地怨罪非轻 , 血债累累岂能绕 , (白) 强抢民女, 拆悔民房 , 霸占田产, 逼死人命 , (唱) 铁证如山王法条条难徇情, 张: (白) 哼, 哼, 你敢把我怎么样? 何: (唱) 人来取过尚方剑 , (白) 先斩张堂 , (唱) 再回京都面圣君 , 何: (唱) 娘子啊——伴唱: 今日里患难夫妻重相逢, 休忘了, 乡民百姓恩义重 , (恶人被除万命欢 , 欢声笑语舞春风), [先谢店家好心人 , 再谢义父仗义亲 , 义母在上儿双双拜 , 三年来风里雨里你苦费心, 树高百尺总有根 , 牢记住海宁乡亲无限情。
走进社区  为了庆祝世博会在上海胜利召开,也为了让广大社区居民能够近距离地欣赏到由专业艺术团队带来的演出,由闵行区群艺馆、上海越剧团主办,七宝镇人民政府、七宝文化中心承办的高雅艺术进社区——越剧专场《何文秀》,于日前在鲜花盛开的七宝文化广场开演。
  《何文秀》是越剧的传统剧目,此次演出有国家二级演员齐春雷主演,吸引了近千名越剧爱好者观看。故事讲述的是明嘉庆年间,书生何文秀携妻王兰英上京赴试,路过海宁,与恶霸张堂邂逅。张堂欲霸占王兰英,故制造冤狱,陷害何文秀。海宁知县将何文秀屈打成招,幸得解差王德仗义,私放何文秀逃走。王兰英逃至杨家茶馆,被杨妈妈所救。三年后,何文秀应试高中,被封为巡按重返海宁,微服暗访王兰英,并访得张堂无数罪迹,最后大堂会审张堂和王知县,为民除害,夫妻团圆。此次演出不仅在演员的唱、说、做功、服装上十分到位,在硬件的灯光、字幕、音响上也下足了功夫,使得演出分外精彩。剧情带动着观众们的情绪,整场演出更是掌声连连、满堂喝彩。[3]
  两个半小时的演出很快接近尾声,精彩的表演令观众仍依依不舍。至此,高雅艺术进社区——上海越剧团越剧专场《何文秀》圆满结束。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联系,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联系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