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怂,唯有爱你这件事使我勇敢

▲▲ 点击蓝色关注@海那边山里人▲▲“我有酒,你有故事么”
–冥冥之中把酒和故事联系起来了
-01-
陆小远凑到我跟前,问我为什么不把他写进小说。我说,像你这么怂的人,在我小说里只能活三页,何必费那笔墨。
陆小远不开心了,噘着嘴,一副想反驳又想不出论据的样子。我伸手把他的头压下来,揉搓他的脸挤压出各种奇怪的形状,然后哈哈大笑。
突然,陆小远一脸严肃地说:”我敢跟你结婚,你敢吗?”
我愣了一下,陆小远挥开我的手:”你才是真正的怂货!”
-02-
我跟陆小远是同居的伴侣,我用的是伴侣这个词。因为我们一开始的认识就只是为了解决生理需求。
一年前,我和异地三年的男友分手,在酒吧喝得烂醉。有人从身后拍我肩膀,问:“可以坐这吗?“我点了点头,但没等他说完谢谢我就一头栽倒。
等再次醒来,我已经躺在一家干净的宾馆。阳光照在我身上,暖暖的,带着宿醉的隐痛。
也许是身体需要慰藉、也许只是想感觉到另一个人的温暖,我在第二晚拨通了他留在桌上的电话,然后他来找我。
那晚他穿着宽松的白色卫衣,卫衣很长,几乎到他的膝盖。他的面容隐没在黑暗中,一双轮廓清晰的眼睛看着我,澄澈中带着羞赧。
我开门让他进来。直到他完全走进光亮中,我才看清他的长相:干净、清秀,像是宫崎骏画中走出的男孩。同时,也看到他后脑勺沾着的一片树叶。
我噗嗤一声笑出来。想起楼下有一片香樟树,长得很低,又正是枝繁叶茂的季节。
-03-
他本来有些拘谨,见我笑他也笑了,嘴角勾起,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像一轮倒挂的弯月。
我们笑着望着对方,不知是谁主动吻了谁,房间只开了床头灯,昏暗而温馨……
后来,陆小远控诉是我这只饿狼先强吻的他,我不屑一笑:”你怂怪我?”陆小远呲着牙扑过来,咬掉我半只鸡腿。
那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仓促而深入。自那之后,陆小远经常找我。一开始是羞答答地打电话问:“我可以去你家一起打游戏吗?”后来演变为直接上门:“我来找你打游戏!”
等进了门,打游戏的态度敷衍得令人发指。后来我实在无法配合表演了,赢过三把之后直接关掉电脑,把他压到床上玩另一种游戏。
至于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陆小远配了钥匙完全搬过来,我已经不记得了。总之我们生活在一起了,像这个城市的很多同居伴侣一样,一起笑也一起闹,互相温暖的同时也互相欺瞒。
我们两个都很宅,一到周末就窝在床上。吃饭靠外卖,下床靠意志。要么窝在沙发看书,要么把所有窗帘拉上,坐在地毯上打开投影仪玩PS4。
不再别有企图地打游戏时,陆小远的技术溜得飞起。我连输十把后,他开始给我放水,有几次放到我都看不下去了。我放下手柄歪头看他,一本正经地说:”陆小远,你变了。”
他偏过头,清澈的眼睛望着我,不解。
我点头赞赏道:”你变得成熟了,学会维护爸爸的尊严了!”
陆小远反应过来,扑上来挠我胳肢窝。直到我笑得喘不上气摆正脸喊一声:”我生气了!”他才停下动作,委屈地望着我。
每到这时,我都会再次爆出一大串的狂笑。
-04-陆小远也不是只提供床上和游戏组队服务。他还有一个令人惊喜的功能:会做饭!
陆小远来之前,我的厨房是从来没有过火的。但自从陆小远搬过来,就带领我走上了告别外卖的道路!
陆小远穿着小叮当围裙在厨房穿梭,配上他那张阴柔的脸,我经常有种”我是个早出晚归的一家之主,而陆小远是我贤惠的媳妇儿”的感觉。
每次菜端上来,陆小远都会不厌其烦地问:肉炖得怎么样,最喜欢哪个菜,汤咸不咸,酒要不要……问得我烦了,我直接把嘴里的汤以吻的方式送给他自己尝。这样他才能像个小媳妇儿一样安静地吃饭。
但只要我一抬头,就能看见他红得像颗枣的脸。
偶尔闲得无聊也问陆小远的情史,一开始他扭扭捏捏不肯说。问得狠了,才低着头说只大学喜欢过一个姑娘。姑娘是隔壁学校的,根本不知道有他的存在,甚至已经有对象。
我听完一掌拍在他后脑勺:“大好的青春年华,你他妈就用来暗恋?!”
陆小远低下头想说什么,又被我拍了一掌:“所以说你他妈居然是个处?“
他头更低,委屈得说不出话了。
我一把把他揽过来:“好啦好啦,心和身子分属于不同的人是每个人必经的人生,不难过了,乖,姐姐带你领略更美好的生活!“
他肩膀在我怀里扭了扭:“无耻、下流、禽兽!“
“哟,居然学会用排比骂人了?有长进!“我故作惊叹。
气得陆小远又把我压在地上挠咯吱窝,我一边笑一边骂:“你怂不怂,就会这一招!“
陆小远皱眉思索了一会儿,笑:“那换一个!“然后吻了上来。
-05-
我给陆小远的定位一直是固定炮友,但陆小远为我做的远远超过这个身份,甚至超过恋人。
他刚搬进来没几天,遇上我痛经。当时止疼药都吃完了,我不想麻烦陆小远,就早早回了自己的房间,准备睡一觉就好了。
睡得迷迷糊糊中,陆小远叫我,把我扶起来吃药。再醒来时,怀里有一个热水袋,身后是紧紧抱着自己的陆小远。
自那以后,每月按时的,我的抽屉就会有准备好的卫生巾和止疼药,还有一个非要挤上床的1米82的热水袋。
我和陆小远已经在一起整整一年。我们没有说过爱和未来。但我们已和正常情侣无两样。
陆小远看我时,由心底绽放的笑容格外明媚。我想陆小远是喜欢我的。但他不说,我也不提,我们就假装谁都不知道一样。
-06-
中秋节的时候,我妈早早打电话来说很想念我们,希望我们回去。对,我们。我每个中秋都会回去看我妈,和前男友一起。
正在我思考怎么委婉地告诉老妈今年回去的是我,而不是我们时,前男友的电话来了。他说:“秦曼,这个中秋一起回去看咱妈吧。“
这句话,打碎了我这一年来所有的伪装。
挂了电话后,我一个人在阳台无声哭泣,猛啜烟、灌酒。直到天黑,直到醉倒在地,直到陆小远下班打开灯把我捡起来。
他抱住我的手有些颤抖,他轻轻问我怎么了。我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突然觉得很安全。
我不记得那晚我到底和他说了什么又说了多少,也不记得他和我说了什么又说了多少。
后来我像没事人一样继续工作,继续生活,给爸妈坦白了分手的事实。一切仿佛和之前没什么不同,但我总觉得有什么很重要的信息遗漏了。
因为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能明显感觉陆小远对我的态度有了变化。他不再和我开那些露骨的玩笑,也不再和我亲热。但他对我依旧很好,甚至比之前更好。
情侣互相指责和质问,是因为他们确定了关系,他们把对方视为自己的所属物。但我和陆小远不曾,所以我们从不过问对方对方任何事情。就像这次,感觉到他明显的躲避,我却什么也没问。
-07-
后来临近中秋的那几天,陆小远甚至已经发展到见不到人影的地步,打他电话也不接。
正在我以为他已经提前进入假期,只是没来得及告诉我时,他回来了。
那是中秋前一晚,我在房间收拾东西。陆小远走进来,倚在门口:“你要走了?”我没抬头:“嗯。”“那我之后三天吃什么?”他懒洋洋地问。我白了他一眼:“你平时不是烧饭烧得很起劲吗,中秋手要断还是怎么?”他垂眉嘟囔:“我最近恐怖片看多了,有点怕黑,我房间又在阴面……”我打断他:“你搬来我房间住,我不介意。”陆小远卡在那里,什么也说不出。我抬头看他,他急促转身往外走:“我给你拿点水果。”
一瞬间的对视,但我还是看到了,他通红的眼眶。
不知道是心软还是什么,那一刻,我走过去喊他:“喂,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
“什么?”陆小远似乎被吓住了,苹果掉回果盘里,咚的一声。
我把视线移开,尽量让语言显得轻松:“家里催得紧,帮我当几天临时挡箭牌。”
陆小远似乎是想了想,反问我:“如果我拒绝呢?”
我一愣,转身随意道:“那就算了啊,我再问问别人。“
陆小远冲过来抓住我的手腕把我拉近,他发红的眼死死瞪着我,仿佛要看出我目光里的破绽。良久,他带着鼻音,一字一句道:“秦曼,你没有心吗?”
就是那个眼神和那句话,哗地打开了记忆的匣子——
我终于想起来我喝醉那晚他和我说了什么。-08-
那天我和陆小远说了很多关于前男友的事,他一边听一边哭,比我还惨烈。我觉得自己作为主角被抢戏了:“我讲我的事我都没哭,你哭什么。”然后,我才听到另一个故事,和我有关又和我毫无关系的故事。原来陆小远那个见鬼的暗恋故事的女主角是我。他是交大的,我是师范的。我们学校的小南门通向他们的小北门。我们去商业街不想绕远路都得经过他们学校。那时,两个学校各种比赛都会互相串门。我的英语很好,有一次英语辩论赛,他们班的班长通过我们班的班长找到我,邀请我一起去市里比赛。同行的就有陆小远,但因为他第一轮就被淘汰了,我印象并不深。时间久了自然也就不记得他了。而我却像炸在他平静生活的烟花,一瞬间的绽放让他用尽三年去等待。“所以,你他妈居然草了一年你女神?!”我得出这个总结,陆小远哭笑不得。
-09-
“这孩子像个大姑娘。”这是我妈对陆小远的第一印象。
因为从进门,陆小远脸上可疑的红色就没有消失。说话磕磕巴巴,叔叔阿姨都喊不利索。
我找了个没人的当儿,一掌拍在陆小远后脑勺:“你咋怂成这样!带你回来丢人的吗?”
陆小远委屈极了,嘟嘟嘴没说话。
坐在饭桌上,我爸喊他喝酒,他小心翼翼地望向我。我正跟我妈讨论买哪件衣服,见他频频看我,有些奇怪。随即突然想起自从那次我喝得烂醉,从此我们就下了戒酒令,约定两人都不许喝酒。现在想来,确实从那天开始,我再也没从他身上闻到一点酒味。
我拿起酒瓶给他倒了一杯,然后告诉我爸只喝这一杯。老爸暧昧一笑。陆小远不吭声抬手一口下去,也不知是酒精作用还是热的,瞬间脸红到脖子根。
晚上,我妈过来,看陆小远不在,神神秘秘地把我带到阳台:“你老实交代,这孩子是不是你男朋友?”
我看着我妈身后掩在一排衣服中,拿着一盆刚洗的衣服不知该继续晾还是遁逃的陆小远。思考着怎么回答这个深奥的问题。
阳台没开灯,但我能看见他的眼睛,轮廓清晰,清澈而温柔。
我想起我第一次看到他,也是这样的黑暗中,也是这样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噢,对了,还有树叶,想到这,我噗嗤笑出来。
我妈掐了我一下:“问你话呢,笑啥!”
我收敛起玩笑,抬眼却是望着陆小远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他是我男朋友,我们交往一年了。”
我妈又掐我:“好你个丫头片子,还想瞒我!”又说:“这孩子不错,真心喜欢你。你也不小了,要是……”
我连忙捂住老妈的嘴,把她拉出去:“哦对了,老妈,我给你带了特产,走,我们尝尝去。我跟你讲,我在北京……”
-10-
关系可以确定,因为我知道陆小远喜欢我。但婚姻这种事我真不敢打包票,就像前男友,我们分手就是因为我正儿八经提了一次结婚。
有的人,他喜欢你是真的喜欢你,但他没想过和你过一辈子。
我对陆小远,有自信,但没这么大自信。
所以当此刻陆小远一脸严肃地看着我说:“我敢跟你结婚,你敢吗?”
我承认我能感觉到心脏剧烈地跳动,像是青春期第一次接到情书。
但我同时也是胆怯的。
就像你不再奢求一件东西时,它却突然到来了,你除了不知所措已找不到别的反应。
见我久久不语,陆小远垂头转身。我下意识急急喊道:“我敢!你敢吗?怂货!”
声音很大,仿佛要故意喊得大声点才不会被听到我如擂鼓的心跳声。
陆小远被吓得身形顿了顿,随即转过身不可置信地望着我。
他眼眶通红,眼神中的绝望转瞬燃成火焰,他几乎是扑过来搂住我,把所有力量全压在我身上,搂得很紧很紧,像是要把我揉进他的身体。
“当然!我从来都不怂!“他第一次反驳我,带着成年男性的霸道和自信,还有一点鼻音。
近期阅读
从此,江湖再无猪狗不如一辈子的尽头,原来就是毕业约酒能不能只碰杯,不碰感情喜欢微信摇一摇的爸爸荡妇
争宠
他的第一次
谁在说谎
出轨午夜健身的男人
疯狂追求我的女人
恋上一座城,爱上一个人
我想泡他,他却想炮我
我逼得第三者跳了楼
美丽的邂逅
热门推荐
若爱深埋于岁月
萌妻对不起
以婚谋情
夏日恋情
枕上情人
浅情深婚
相思泪
余生只爱你一人
余情难眠
秋风难凉情翩然
情深不相忘
爱我别走
夜里星辰梦见你
独宠绯闻女友最难不过说爱你初婚有刺甜蜜婚恋:夜少爱妻如命

更多精彩,扫码关注:
长按或扫码关注期待合作,欢迎供稿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联系,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联系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