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绒陨:你可知世界荒谬,田野真实 | 侧耳

2019年9月29日 | 第 466 期

你可知世界荒谬,田野真实
人人像海浪,赶往南方
一片不能游人的海,抛却我
身体内年代久远的沉积岩
两个人流泪
两个人把盐码在一起
两个说他们就是海的人
叠加在一起,形成互补的光
但爱呢?空气中的许多嘴唇
向最初的一次游行移动
如一栋融化的建筑
被酷暑中的人称作冰山
空气中,肿胀而漂浮的嘴唇
如隆起的欲望的限度
暗暗向我示意星空的平静
和一整片街区深邃的涵义
因此我渐行渐深。发光的
夜跑者,像一块少年时代的
金子掉入暗夜的密林
你或许正是我即将坠落之地
或许我刚离开。一扇门
在背后发出惊恐的叫声
荒原上流动着渴求庇护的
遣返者,纷纷向地狱的门哀号
我们可是那大海上的颠沛者?
大风暴里瞬时狂喜的舟船
赤足走在潮湿刀刃上的杂耍者
在大雪过后失明,而通体透明
——坐在一张透明的空椅子上
觉得下面就是深渊,觉得自己
像神一样笼罩住虚空的原野
像神一样不稳定,像神有时走神
诵读 金涛 SMG新闻主播
题图 Kendra Larson 作品

丝绒陨,诗人,摄影师。自印有诗集《梦地察看》《八月的鲸鱼转让大海》《谁与我跳舞,谁就迷途》等。
初读丝绒陨的诗,别有情致,有一种现代都市的疏离感,像是漂泊在一个独处的空间。
文字内敛,敏感,干净,再细细品味,才感知到作者内在炽热的情感。但这奔放的情,被克制地固化在一个个特定的场景中。
发光的夜跑者,暗夜的密林,狂喜的舟船,还有透明的椅子,临渊而立。这像极了我们的生活,五光十色,很真实,有时又不可及;每一个人内心深处,都真实渴望能留一点独处的空间,观自己,望世界。
侧耳新诗集 你看了吗?
(点击上图 拥有此书)
博纳富瓦:愿这世界延迟,愿我们的时辰宽阔如河流 | 侧耳倪湛舸:我现在什么都不怕,包括妥协|侧耳丝绒陨:但现在,你还需要忍受一下 | 侧耳那里没有载你的船 |《城市》徐惟杰太阳为谁而升 | 《轻轻地诉说,因为这是生活》李吟涛

本微信公众平台音、视频为独家制作,并享有版权,未经授权,不得匿名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本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联系,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联系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