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七微段子(二)

唐七微段子
此篇收集了关于唐七《华胥引》《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三生三世枕上书》《三生三世步生莲》(连载中)《三生三世菩提劫》(未开坑)《岁月是朵两生花》等作品人物的一些小段子/小剧场/伪番外,搜索自网络,诙谐暖萌又戳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41.【最幸福最浪漫的事】君拂:和慕言一起慢慢到老慕言:和阿拂一世长安白浅:陪夜华到地老天荒夜华:伴浅浅到海枯石烂凤九:有帝君陪着我东华:有小白给我做饭团子:有滚滚陪我一起数星星
滚滚:和团子舅舅一起数星星
42.【有何不妥?】
版本一
东华:“只将小白一个人放进回忆中,有何不妥?其他人,有值得我特别注意的必要么?”
连宋:“东华,你这样对我,你没有良心!”
版本二
东华:“只将小白一个人放进回忆中,有何不妥?其他人,有值得我特别注意的必要么?”
连宋:“成玉,咬他!”
1
43.【当男主要和女主分手】
白浅:团子你带君拂:小黄你养凤九:糖醋鱼你吃【当女主要和男主分手】夜华:你儿子在我手上慕言:你儿子在我手上东华:你最爱吃的糖醋鱼只有我会做。
凤九:再见,不送,
东华:……
1
44.【微段子】夜华:我有一个浅浅,美丽又善良慕言:我有一个阿拂,聪明又活泼秦漠:我有一个宋宋,可爱又温柔东华:我有一个小白,无聊时可以牵出来溜溜公子:我有一个东华,心情好时可以拿出来玩玩
1
45.【吵架】连宋:「你魂淡」成玉:「你无赖」连宋:「你个坏女人」成玉:「你个臭男人」连宋:「你强词夺理」成玉:「你无理取闹」连宋:「永远有多远你给我滚多远」成玉:「天长地久有多久你就给我滚多久」连宋:「……」
1
46. 【男主出书,教你成才】夜华:《埋头苦干出高干》慕言:《运筹帷幄坐稳宝座》连宋:《少女杀手三十六计》东华:《屌丝的逆袭》
1
47.【所谓调戏】连宋轻挑起成玉下巴,眼里满是揶揄的笑意 。成玉无语道:“你这算不算调戏良家少女?”连宋轻笑:“调戏是真的,良家就算了。”成玉怒道:“无赖!你!”连宋含情脉脉抓过成玉的手:“从今晚起,你就不会是良家少女了。”
1
48.【女主们被诬陷了,男主们的反应是?】慕言:阿拂,我相信你。连宋:成玉,我相信你。夜华:浅浅,我相信你。秦漠:宋宋,我相信你。东华:小白有这智商么?一定不是她。

1
49.【恶搞之小名】
东华:小白,我给你取了个小名。凤九(满心欢喜):是什么啊,帝君?东华:small white凤九:……
1
50.【枕上书微段子】
连宋:我听说东华喜欢知鹤凤九:……连宋:我听说东华喜欢姬蘅凤九:……连宋:我听说东华喜欢我凤九:干女婿,我干女儿怎么样了?连宋:……原帖神回复:小白本想,我就看着,我不说话。。后来,她憋不住了,她觉得他家帝君的眼光被人侮辱了。。
1
51.【微段子】
姬蘅:“为什么我的闽酥死了,你却还好好地,为什么你和凤九的还好好地!!”东华:“好凶悍的女人,我救了你,你恶语相加。”姬蘅:“东华,你这样对我,你、你没有良心。”东华:“良心,那是什么,我不认识。”又一神回复:就知道你不认识,良心是脸皮他弟弟,你连脸皮都不知道,怎么会认识良心呢~~
1
52.【在一起】一天夜里,团子一个人落寞的在院子里数星星。不一会,另一只圆滚滚的东西翻墙过来,抱住团子痛哭流涕:「舅舅,你也是被丢出来的吗?呜呜…」
树影后,司命拿着他的命格本子,心里想到:「在一起在一起」
1
53.【所谓调戏 恶搞版】连宋利落合上折扇,扇尖轻挑成玉的下巴:「妞,给爷笑个」成玉忿忿撇过头:「誓死不从!」
连宋潇洒抖开扇子,露出猥琐笑容:「那爷给你笑个」
1
54.【跳舞】
颜宋:“我不会跳,秦老师,我会踩到你的脚。”
秦漠:“没关系,宋宋,我们一直配合得很好。”
白浅:“我不会跳,夜华,我会踩到你的脚。”
夜华:“浅浅,别看地上,看着我就好。”
凤九:“我不会跳,帝君,我会踩到你的脚。”
东华:“你敢踩过来我就踩回去。”
凤九:“…”
可怜的小白。。
1
55.【克服一下】
有一阵子不晓得东华从哪里听说凤九的厨艺好,每天传她来给自己做饭,有一天凤九终于忍不住反抗:“虽然帝君你地位着实尊崇,但作为青丘的女君,让我顿顿来给你做饭其实不合适,”东华:“我不介意。你介意?”凤九:“……对,我介意!”东华:“哦,那你克服一下。”凤九:“……”
1
56.【下面是手臂受伤的帝君抱着昏睡的凤九从地渊脱困后,凤九醒来时的对话】凤九:“啊,你的手怎么了?”东华:“抱你回来的时候,伤口裂开了。”凤九:“胡说,我哪里有这么重。”东华:“我认为你关注的重点应该是我的手,不是你的体重。”凤九:“哦,你的手怎么这么脆弱啊?”东华:“……因为你太重了。”
1
57.【月饼节】
“在下,柸中公仪斐,敢问姑娘想吃哪个月饼?”“甜月饼。”
“我在你心里,算是什么?”“月娘,你是容家最好的一个甜月饼。”
“你终究是爱我的,我没有输给别人,只是输给了一个甜月饼。”
“沈岸,你不吃甜月饼,你没有良心!”
1
58.【高考】
宋凝:“大学,我把阿凝交给你,好好地交给你,请一定要珍惜啊。”
沈岸(对完答案后):“这不是真的,你给我看的那些,我不相信。”
莺哥:“今天我考完两天高考,觉得这两天很‘好’很长,没什么可留恋的了,只还有一个愿望,我死后,请让高考出卷人陪葬。”
容垣:“未将大学通知书安全送到,便提头来见孤。”
容洵(目睹悲愤咒骂出题人的群众后):“出题的,你果然已经不在了吧。”
卵哂酒:“今天以后,我再也不会做数学题,那些公式,你代我记着吧。”
公仪斐:“出题人,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你的死对头,还是,一个正常人?”
叶蓁:“大学死,叶蓁死,这本该,是一个考生的信仰。”
慕言(估分后眉梢微挑):“我从不相信那一分的偏差会在我的掌握中失控。”
容洵:“我把答案好好的交到你的手中。你为什么将它抄错!”
容垣:“即便是错,题目它也是错在朕的卷子上。”
宋疑:“七年前,我还没有考砸,那真是花一般的年纪。”
宋凝:“为什么我的儿子毕业了,你和柳萋萋却还在上学?”
慕容安:“你是我的学生,手把手教出来的学生,虽然你做错了题,让我非常生气,我可以恼你,教训你,给你苦头吃,可这些人,他们算是什么东西,我亲手教导出来的学生,是专门送到考场
上给他们欺负的不成?”
苏珩:“老师,让考卷回到我身边。”
宋凝:“你有没有爱过高考,你有没有恨过高考!”
容垣:“对于注定要考上的那个人,一眼都嫌太长,何况两天,我很心疼自己。”
监考老师:“考纪。”又重重强调:“考纪!”
东华面不改色的打小抄给小白:“什么东西,没听说过。”
司命:“殿下,你是不是想作弊了。”
容垣,走出考场说:“你可知考完高考,意味着什么?”
莺歌,微笑着说:“海吃胡喝,撕书同乐。”
容垣,摇摇头说:“我和他们不一样。”
“那时候,你告诉我,你和他们不一样,你忘记了吗?你说过要和我考同一所大学的,是厌倦了我,对不对?我早该知道的,你们这样的尖子生哪里能懂得,三本大学的好处!!!”
君玮醋醋地对君拂说:“你从就喜欢他(高考),你到死都喜欢他!”
[email protected]华胥引吧
1
59.【微华胥引之抢课】
宋凝:“选修课,我把阿疑交给你,好好地交给你,请一定要珍惜啊。”
沈岸(一轮选完出结果后):“这不是是真的,你给我看的那些,我不相信。”
莺哥:“今天我选完两天课,觉得这两天很‘好’很长,没什么可留恋的了,只还有一个愿望,我死后,请让刷课的陪葬。”
容垣:“未将必修板块安全刷到,便提头来见孤。”
容洵(目睹悲愤咒骂刷课人的群众后):“刷课的,你果然已经不在了吧。”
卿酒酒:“今天以后,我再也不会去抢课,那些占到的电脑,你代我占着吧。”
公仪斐:“刷课的,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你的抢课对手,还是,一个抢不到课的?”
叶蓁:“选课死,叶蓁死,这本该,是一个大学生的信仰。”
慕言(刷课前眉梢微挑):“我从不相信那一刷的偏差会在我的掌握中失控。”
[email protected]华胥引吧
1
60.【团子是怎么来的?】
团子踢着小短腿唉声叹气地蹲到东华帝君身边:“帝君爷爷……哥哥,我觉得我今天有点颓废。”
帝君:“嗯?”
团子:“父君又把我从娘亲的寝殿里赶了出来,我觉得我是被他们捡来的。”
帝君:“你不是捡来的,你父君才是被你娘捡来的。
团子:“那、那我是怎么来的?”
帝君:“你是你父君结合你娘亲的智商,跑去碰瓷碰出来的。”
1
61.【怀孕了】
夜华篇
白浅:夜华,我怀孕了。
正在看折子的夜华:啪!(折子掉了)
夜华:今晚的菜谱多加一个黄豆炖猪蹄。
小仙娥:君上,那是下奶的,现在还为时过早。
东华篇
凤九:我,我怀孕了,帝君!
帝君:有什么症状?
凤九:肚子胀胀的,胃口也不好,有点想吐。
帝君:那是胃胀气。
连宋篇
嗑瓜子的成玉:哦,对了,跟你说个事。我怀孕了。
连宋:很好!我们一定要赶在东华他们之前生出来。这样就可以让他们家孩子一辈子叫我们的孩子做大哥。
1
62.【比剑?】
九重天的各位一直很好奇帝君和墨渊谁更厉害,于是白浅支了凤九去撺掇帝君和墨渊比一场。半个时辰后,凤九回来。
白浅迎上去:“劝说得如何?”
凤九颓废地摇头:“帝君说比剑这种事情太幼稚了,他现在在做很有意义的事情,很忙没有空。”
白浅:“他在干什么?”
凤九:“……在陪滚滚过家家。”
1
63.【少绾和她的吉祥物】
魔族始祖少绾同志醒来后,一直被小辈崇敬地称为帝尊,只有小燕一天到晚跟着她叫祖宗。
少绾:“打个商量,你能别叫我祖宗么?”
小燕:“那叫什么?”少绾:“看着办。”
小燕:“大奶?大婆?大姨?大姑?”捂住胸口:“休想我违心地叫你大姐!”
少绾:“…大爷你还是叫我祖宗吧。”
1
64.【送礼】
团子一天天长大,想到团子未来要继任天帝,白浅和夜华一商量,决定将团子送到昆仑虚学艺。
墨渊自然是收下了。白浅想着许久不见师傅,又兼新添了师母,总该带点礼物以示孝心。随身带的夜明珠又被团子路上弄丢了,于是只好在路上停一停,去凡间选了些据说很受女孩子欢迎的别样的小饰品。打算送给师母。谁知礼物刚递出,团子眼见看见了,嚷嚷道:“娘亲你试小气了
,都这般年纪了,怎么净买些小姑娘的玩物,太失身份了。”
白浅:..…”
夜华:”…”
墨渊:.…….”
在场年纪最大的少绾同志,默默地收回了伸出去的手……
1
65.为了将苏宸培养成明君,叶蓁每晚上自己教他俩时辰课业,一月后,苏誉体谅她辛苦,将这份差事换到了自己手中。
三月后叶蓁去检验五岁的苏宸的学习成果。
“你父王最近都教了你什么?”
“养老虎。”
“……什么?”
“他说等我学会就把小黄丢给我养,这样我和小黄就没有时间去烦他或者烦你了。”
“……”
66.【当四海八荒的官话变成四川话会是什么样子?】
《比武》
燕池悟悄悄咪咪闭关了三年,各人觉得各人神功大成,洋盘惨了,港火惨了,出关就飞叉叉跑到九重天切找东华单挑。两人在承天台上摆开阵势。
承天台下一堆人看闹热。
团子:“滚滚,你老汉儿咋紧站到不动喃?”
滚滚:“可能在zhua瞌睡。”
团子:“昨晚黑又在帮你妈赶作业啊?”
滚滚:“嗯。”
台上飞沙走石,已然开打。
团子:“糟了,你老汉儿恐嘛要输。”
滚滚(朝台上喊):“老汉儿,莫zhua瞌睡了,快拿剑夺他、居他!”
团子:“你老汉儿剑都没抽出来,我看他还在zhua梦脚。”
滚滚(急切地):“那就拿剑把把kao他嘛!哎呀,老汉儿,好生,脚底下有个荡荡!”
帝君被脚下的小水坑绊了一下。
燕池悟停下来:“清早八晨的你栽毛线瞌睡,不希得跟老子打哈?信不信老子等哈黑儿弄(一声)死你?”
帝君依然栽睦睡。
凤九在台下看得气不打一处来,义愤填膺,控制不住嘴贱:“搞铲铲啊,东华你要连小燕都打不过,他不弄(一声)死你我等哈儿都来弄(一声)死你啊!简直丢我们青丘四川人的脸,
晓不晓得雄起两个字咋个写啊……你你你你你你,你跑下来搞哈子?”
帝君:“不是说要弄我?来弄。”
凤九:“……我说你输了我就弄、弄你……我肯定弄不过你,我就是、就是说耍的,过哈嘴皮子瘾,哈哈,过哈嘴皮子瘾…
帝君:“弄得过,来弄嘛。”
凤九:“……真的弄不过……”
帝君:“弄得过。”
凤九:“弄不过……”
帝君:“弄得过。”
白浅:“唉小燕,不是说你跟东华在这儿打锤得嘛?我就是去买了个瓜子耽过了哈儿,你们都打完了啊?列个瓜子还多相因的,你嗑点儿不?”
呆滞的小燕:“谢谢啊,那就给我嗑两角钱的。你晓得不,都没开打,不晓得咋个他龟儿就带凤么妹儿回切了,老子招呼他,他扫了哈袖子就把老子给扫到五百公里外了,刚刚老子才重新爬回来的。”
白浅(看向团子和滚滚):“你们喃?你们晓得咋回事不?”
两小孩整齐划一摇头:“表得。”
太晨言里。
帝君和蔼地拍床:“上来。”
凤九哭兮兮:“我不敢了,我真哩不敢了。”
(完)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联系,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联系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