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百年后,结石也可以成为无价之宝

但首先,你得是只抹香鲸。
生活中有诸如美食、香水等令人愉悦的香气,也有垃圾、尾气等难闻的味道。
但和生活联系最紧密的的,不过是那熟悉却又难闻的便便味了。大部分人们,怎么也不会把它和香气联想在一起。
但从古代开始,就有很多利用它的例子。比如,麝香猫的便便可以做咖啡,蝙蝠的便便夜明砂可以用来做中药等等。但有一种经过数百年的发酵后才会由臭变香、价值连城的东西,它叫做龙涎香。
龙涎香:
名贵香料,非常稀缺,神秘莫测。古人对龙涎香来历的认识比较浪漫和奇幻,他们认为龙涎香是海里的“龙王”在睡觉时流出的口水,滴到海水中凝固起来,经过天长日久,成了龙涎香。
“南宋人张世南的《游宦纪闻》载,“诸香中,龙涎最贵重。广州市直,每两不下百千,次等亦五六十千。系蕃中禁榷之物。出大食国。近海傍常有云气罩山间,即知有龙睡其下。或半载,或二三载,土人更相守视。俟云散,则知龙已去,往观必得龙涎,或五七两,或十余两。”
孤峤蟠烟,层涛蜕月,骊宫夜采铅水。
——《天香·龙涎香》
这句诗叙写了诗人对龙涎所产之地以及鲛人至海上採取龙涎之情景的想象 。“孤峤”指传说中龙所蟠伏的海洋中大块的礁石,“蟠烟”指蟠绕的云烟,而在“烟”字上用“蟠”字,很容易联想到龙蛇之类的蟠伏。
短短的四个字,已写出对海峤的奇妙景象。次句“层涛蜕月”写鲛人至海上采取龙涎时之夜景。“蜕”月,使人引起对龙蛇的联想。意谓月光在层涛中的闪动,如同自层层波浪的蜕退中吐涌而出,又正似龙蛇之类鳞甲的蜕退 。“蜕”字,即紧扣题目,又写出月光闪动的情景。
“骊宫夜采铅水”,“骊”字盖指骊龙,“骊宫”谓骊龙所居之地,遥应首句“蟠烟”的“孤峤”。“夜”指取龙涎时为夜晚,和前面所表示的“月 ”相应。而且用“铅水”以代龙涎,为读者提供了极为多义的暗示。龙涎乃是铅水,是一种白色的,有香气的铅水。至于就章法结构而言,则从首句“孤峤”之写地,次句“蜕月”之写夜,至此句“採铅水”之写事,过渡自然,又不平淡。
这些奇幻的记载,都说明了龙涎香的珍贵,取之不易。现在我们都知道,龙这种生物不存在,龙涎香也不是来自“龙”睡觉时的口水,但龙涎香却是来自大海,是在抹香鲸的体内形成的,抹香鲸的结石、便便,或者说是粪石倒更确切些。
其实刚从抹香鲸肠道中排出的龙涎香是黑色的,散发着一阵难闻的重口腥味。但在经过海浪的摩挲、阳光的暴晒、空气的催化、最终表面褪去了黑色的外壳变为灰色,变得奇香扑鼻,并且经久不消。
龙涎香之所以能够由臭变香,是因为龙涎香的主要成分龙涎香醇。龙涎香醇本身不具备香气,但暴露在空气中经过氧化降解或光降解后,产生了一些具有香味的物质“丝绒般柔感的持久龙涎香气”也正因如此,龙涎香越老越醇香。
人类使用龙涎香的历史很长。早在公元九世纪,印度洋的小岛上就已经有人进行龙涎香的交易了。当时的伊斯兰人把它用作熏香和催情剂。龙涎香来自深海,天然携带着“鱼腥之香”,焚烧时气味却“清香可爱”。大概是出于对浓香怡情的普遍共识,历史上,龙涎香被认为更适用于“酒宴花亭”,或为“房室之用”。中世纪的阿拉伯和欧洲也有将龙涎香混于饮料之中以促进情欲的记载。
因为龙涎的贵重,焚烧它的用量就极少,只要如一豆大的用量,就会有异香。其最大的特色是能聚烟。将它与其他的香品混合,燃烧时有助于“翠烟浮空,结而不散”。
而龙涎香的最主要用途在于调制合香,添加了龙涎香可以使香烟凝聚而不易飘散。在《本草纲目》中记载:龙涎方药鲜用,惟入诸香,云能收脑麝,数十年不散。龙涎香的留香时间是麝香的20到30倍,制作而成的固体香料甚至可保持香气达数百年。
在现代香水的制作中,龙涎香也因其香气以及杰出的定香能力获得青睐,它是如今已知最好的定香剂,用龙涎香配制的高档香水,能在香水中的其他香气成分消散后,依然保持龙涎香的香韵。
且龙涎香可以捡到,万一哪天在海边游玩的时候,遇上一块黝黑又散发着异味的“石头”,可要加倍珍惜了哟。如果大家可以来学习泉山御流香道课,就真的有机会见到宛如鸵鸟蛋一般大小的龙涎香,且不止一颗,从它刚刚诞生的异样,再到百年演化后珍贵的模样,香局将会为你一一呈现。(从右至左,依次演化)
学习香道,从十月开始▼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扫描上方图中二维码
关注西南香局与臧老师一同开拓中国香之道
▼ 认识香,从线香开始~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联系,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联系邮箱: